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码登录更安全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10246|回复: 72

[风光]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0-24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以‘水’作为一个主题来回忆记叙古镇洋溪的旧事是一种悲哀。
                洋溪古镇千百年来,一向以洋桃溪、浒水溪穿街而著称。有一副对联说得是洋溪的从前:浒水贯街千居,彩虹跨溪七桥~~~~~
                如今再去洋溪已经看不到这样的景致了,虽然小桥依旧~~~~但系不伦不类的石桥;河边的建筑物依旧~~~但临溪一面,原来大都是凿岩为基,垒石为础的吊脚楼,早巳涤荡无存了,但作为古镇灵魂的水~~~~是再也看不到河底的碎石与水中的草和鱼虾的清澈了。为什么?这几乎是所有与水攸关的小镇共同的厄运~~~~它们在古镇的街巷里清清爽爽地流淌了几千年,晃忽间就泛起了恶臭,就好像一个纯洁的女子在一夜之间染上了天花,而面目全非了。
                 谈起洋溪麻柳柳的‘水柞子’,最直接进入人们视线的就是刚进古镇第一条街道~~~柳林街(俗称麻柳柳),完全是因街道背面的那条小河岸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柳树而得名的。麻柳柳的街道建立应是随着这条小河流向而形成的,这一点从它与街道的亲密程度就可以看出来。街道从北向南几乎是呈一条直线延伸过去的。小河以街为邻,一路流去。街道尽头拐角处往右出现一个通向河边的岔口,它就是麻柳柳的‘水柞子’,一条小巷,青石板的阶梯一直伸向河边,临河巷口有一不大不小的石牌门,上面的字早巳变得模糊不清,它向着西总是披着一偻晚露,出现在我的梦中,二十几年过去了..........至今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叫‘水柞子’?~~~~~~当然,我猜这肯定与街道上居民们生活有着重要关系,这一点显然十分重要,因为居住在洋溪麻柳柳一带的人的饮用水源也几乎是这条小河。
                小河的水曾经是非常清冽的,如果要说有杂物,就是秋天从河边树上飘下的黄叶,这些黄叶在河面上飘荡,像无数叶彩色的小舟起伏,显得颇为雅致。随着风的吹拂,黄叶们也会慢慢地消失在河面上。那时,洋溪是没有自来水的,河里的水可以放心饮用,没有人会想过有一天他们有再也不能从小河里取水喝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结局。
                房子建在河边的麻柳柳人取水有好几种方法。最常见的当然是提一只水桶去‘水柞子’打水,有离‘水柞子’距离稍远的人家就有偷懒的办法了,他们用一只水桶,在水桶的耳环上套一根绳子,人站在岸上,一手捏着绳子的头,一手就把水桶掼进河中,然后再朝上提。这与吊井水的方法类似。夏天的时候还有更懒的,为了用凉水擦席子,就有人索性从二楼的窗子里放下绳子来,水桶就吊在绳上,灌满了水再一晃一悠地向上提,等水桶快到窗口时,就一用力,悬空拎进房间里去了。
               麻柳柳的人洗菜淘米都是直接到河边去的。有时,淘米时,会有一尾小虾或一条小鱼游进米箩里,若是没发现,就与米一起烧进饭里面去了。等饭熟了,盛饭时忽然发现饭里怎么跳出来一条小鱼或一尾虾。如果这米是小孩淘的,就会受到连淘米也淘不干净的批评。现在都很难觅米箩了,我记得这是一种用竹篾制作而成的圆形器具,上部的开口要比下部的封口直径大一些,箩的四周有无数个小孔,淘米时谷屑尘埃等就从这些小孔中随水漾出去。手在米中搅拌数圈,再将米箩沉入水中,(当然不能将水没过箩口,不然米就会从箩口浮出去的,我刚开始淘米时就经常会将米当作谷屑漾到箩外去的)谷屑与其它的如米泔水就浮在上面,随着手的移动,箩从另一个位置提上来,米就算基本淘干净了。一般的主妇在淘米时还会带一只水桶,顺便汲一桶水回家煮饭。
                 洋溪镇上的人家几乎家家都有一只或两只水缸的,是蓄水用的。这种水缸体积较大,水缸一般放置在灶间,它起两个作用,一是烧水做饭,另一个作用是消防用的。古镇的绝大部分房子都是木结构,火烛一不小心,就很容易引起火灾,家里备着一缸水心里踏实,虽说真要烧起来,一缸水也只能是杯水车薪,但有总要比没有好。更重要的是,洋溪人自古以来就有防火救火的良好习惯,镇上专门做救火的活~~~~相当于现时的火警了,铜锣或瓷盆一敲,他们就扛起“救火枪”出发了。一种用楠竹制作的灭火设备,完全靠人工操作,很早出现了,现在尽管已经废弃不用了,但它们曾经为古镇的平安做出过杰出贡献。
                 有天井的人家还会在园子里置一只大水缸,接天落水用,作用与灶间的水缸是一样的,但天落水的味道有些微甜。无论是天落水还是从河里打来的水,都是很清的,所以,这些水缸里还会养着鱼。这也是有理由的,一方面可以吃鲜活的水货,更重要的是这些鱼在水中的呼吸能净化水质,因此,镇上人家在水缸里养的鱼通常是不吃的。那时我们家也有一只水缸的,下半部分埋进地下,大约有水缸的四分之一,露在上面的是凸出来的水缸肚子,口子上盖着木板。水清到可以当镜子照,我就经常会揭开缸盖把头俯在缸口去看水中的我。缸体在夏天很凉爽,热得难受了,我也会将光光的身子贴在缸体上,便会感觉周身清凉。
                  古镇每年发大水多是在夏季,连绵的雨季中浒水溪、洋桃溪、沈水河、涪江里的水开始上涨,一直漫过河岸,溢出河床,在街巷中四处流淌。奔渡口、麻柳柳水柞子、思南湾、草街子等这一带地势较低,最易遭水淹,整座古镇似乎都浸泡在水中了~~~~~~~
                 大水退下去后,阳光出来,整座古镇就仿佛是刚刚从霉蒸天里走来充斥了发霉的味道。街巷里到处都是从河底泛上来的污泥和杂物。人们忙着收拾,把晒干了的污泥用竹箕盛着运到田间地头去,洋溪人认为这是一种很有营养的泥土,是很适宜庄稼的生长的。这样做,既避免了二次污染,也确实对庄稼产生了好的影响。从前,洋溪小河的疏浚大约就是这样的,虽然好几百年过去了,虽然现时的浒水溪、洋桃溪早己被生活拉圾所淹埋,但庆幸的是‘水柞子’旁的小河水还是那么泛着清凌凌的波浪。
                 其实,一座小小的古镇是无法抵抗野蛮的现代文明的侵入的。洋溪古镇在暗自落泪,它也在发问,是谁让我变得如此丑陋?是谁毒死了我的水草我的鱼虾?它也无法抚慰洋溪人的哭泣,更无力给我一个圆满的答案。在这个连人的心都可以被染得发黑发臭的年代,又何况一座古镇?一条小河?
               但愿洋溪麻柳柳‘水柞子’的水永远清澈~~~~~~~有很多外地工作生活的洋溪人想到自己的家乡,无论是东或西,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必然是小河的流水~~~~~家乡的水…………..

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水柞子’的老街坊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水柞子’的老民居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发表于 2005-10-24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熟悉,我在洋溪生活了三年!!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4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麻柳柳-----残存的街道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思南湾码头标志之--------癞格宝石,原来是一块完整的大石头,而如今巳分裂为若干~~~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BdfCQRFB.jpg
yQJ05lHy.jpg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4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少时曾经站在这里,披着夕阳迎接小弟第一次到洋溪~~~~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从思南湾码头旧址看麻柳柳、板板桥、沈水河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f9siRKgv.jpg
思南湾“王爷庙”不堪重负的石狮子 43GqyhGa.jpg
发表于 2005-10-24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麻兄,多发点,好想多看看,多回忆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4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思南湾“王爷庙”旧址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b1sAgVgZ.jpg
MzC6GEbb.jpg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4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洋溪古镇最令人费解的街道~~~~半边街一角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楼主| 发表于 2005-10-24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镇南“甬璧庄”系清代蒲性千总宅第,四进四厢,两大院一小院,宽敞雅洁,为标准中式建筑。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分享]洋溪古镇记忆之~~~~~~麻柳柳的‘水柞子’

apI1GTEq.jpg

古镇上空也会冒着滚滚狼烟 InwJQK6Y.jpg
0g51xhvl.jpg
发表于 2005-10-24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洋溪人的心思

请版主多发些关于洋溪人的图片吧!谢谢了!
这一幅幅古色古香的图画!!!
在外的游子好想好想回家乡!!!
发表于 2005-10-24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fly]
看了这么多的家乡的图片,心中感慨万千!!!
第三幅图上的老人家应该是邬家婆婆吧?
十几年前:每个周末都要从那个渡口经过,如今只有遥想当年了!
每个夏日都要到那座桥上去纳凉,现在的人们还去吗?
[/fl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1-10-16 08:40 , Processed in 0.227278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