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码登录更安全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8425|回复: 0

射洪这位老兵说:“70年前,我参加了那场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6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丨申 申

70年的时间,

能风化多少记忆?

又能铭记多少英雄?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覃钦典老人摸着已经泛黄的退役证和纪念章,仿佛那些舍生忘死的战友们和那早已散去的硝烟战火又浮现在眼前。

w4.jpg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1930年出生的覃钦典今年90岁,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敏捷,对往事记忆犹新。谈起那段峥嵘岁月,覃钦典老人几度哽咽。

覃钦典出生在射洪仁和镇一户普通农家,从小家里就非常贫穷,父亲早逝,留下母亲和兄妹四人,一家人常常吃了上顿愁下顿。为了找口饭吃,1945年,年仅15岁的覃钦典随亲戚到了北川,在煤窑背煤。

w5.jpg

▲覃钦典老人在桃花山养老中心

“北川在1935年经历了千佛山战役后,一直有红军驻扎活动,其中伤病员会下山在百姓家中疗养,所以我们身边的也有很多地下党。山上山下的有时候需要交换情报送送信,地下党员不方便,我就自告奋勇的挑起重担。”覃钦典骄傲地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别看我那时年纪小,但是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强,平时大家也说我机灵,我送信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w6.jpg

▲覃钦典的部分***

第二年,煤矿厂因故关停,刚刚凭自己的双手劳动能挣口饭吃的覃钦典又面临无路可走的困境,好在平时一直照顾他的两位战士把他带到郑州,安排他在一个铁路部队喂马喂骡子。“我喂的那些马在后来渡长江的时候都是驼的重机枪,是最好的马!”

w7.jpg

▲覃钦典的部分***

“到四九年解放大西南的时候,我随部队回到了四川。当时是在一零六团,我们从郑州到徐州,先打重庆,再到成都。在成都的时候我在第二梯队,第一梯队攻进去的时候,不到三十分钟里面的G·M·D就升起白旗投降了,我们在外面那叫一个高兴!终于可以不用打仗了!终于可以不用死人了!”

w8.jpg

▲覃钦典的部分***

四川解放后,覃钦典随部队到重庆,1950年到湖南剿匪,年底回到射洪老家:“本以为全中国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就可以安稳在老家扎根过日子了,谁知朝鲜战争爆发,我们的祖国又陷入水深火热之中!”1950年底,部队在黄磉浩接新兵,覃钦典第一时间报名志愿军到朝鲜。

w9.jpg

▲解放军战士主动申请前往抗美援朝最前线

“我们在1951年1月徒步走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由于天气极度恶劣,夜晚山上的温度达到了零下四十多度,当时战时物资极其匮乏,断粮的情况经常发生。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战士们白天只能在防空洞休整,天黑以后再行军。经过几天几夜的步行,才到达目的地安营扎寨。我编入一零二团三十四师,三营炮连,操作八二炮。当时五次战役打到第三阶段,彭德怀总司令让我们‘向前冲!’,我们一路向前打到釜山,没吃的就吃马尾松,没水喝就抓把雪塞进嘴里,到后来实在弹尽粮绝,我们被迫退到三八线。”

w10.jpg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前线就雪吃炒面

“因为我们是机动部队战斗力强,52年、53年都守在中线。那时候是真的苦啊,敌人的飞机每天贴着山头盘旋,看见一点有人的痕迹就投掷燃烧弹。为了不暴露目标,我们不能生火,只能吃炒米炒面,这个炒面可不是你们现在吃的炒面,那就是高粱和大豆混在一起磨的粉,加了点盐,饿了就直接抓一把吃。”

w11.jpg

▲战士们在风雪严寒中露营

“但是直接吃炒面的话,根本咽不下去,所以战士们都是一口炒面就着一口雪。将冰冷的雪含化了之后再就着炒面咽下去。往往吃完的时候,舌头已经被冻得没有知觉了,所以大家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炒面是什么味道的。没打仗的时候,我们也会找一块手帕,将炒面包起来,然后再上面撒上一层雪 ,捂在胸口给暖化了,这样就能够吃到温热而且还软乎的炒面了。”

就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覃钦典和战友们一直坚守阵地,经历了多次战役。而令他最难忘的,还是上甘岭战役。“那时候我还是预备党员,上甘岭那一战是我们志愿军用身体筑起了堡垒才守住的!十五军一个军啊,打一个月就没人了!”

w12.jpg

▲上甘岭阵地

说起上甘岭,一直平静的覃钦典老人激动起来,眼睛湿润,声音也开始哽咽,旁边的老伴赶紧拍着他的背帮他顺了口气:“慢慢说,老头子,不要激动啊!”覃钦典叹了口气:”哎!半辈子了,一想到我的战友们牺牲在朝鲜,我的心就痛啊!“

w13.jpg

▲东北人民通过鸭绿江向前线运送物资弹药,支援抗美援朝

摩挲着手里的纪念章,覃钦典沉默了好久,才又缓缓开始回忆:”毛主席给彭德怀下了死命令:上甘岭寸土不能失!我永远记得那四十多个昼夜的拉锯战,美军当时拥有绝对的火力优势,我们守的山头被炮火削低了近两米,泥土都堆齐我腰上了。9月19日晚上7点左右,山头传来消息说没有花生米(弹药)了,我们在下面立即组织了33人,由副排长带队往上面送弹药。”

w14.jpg

▲炮兵部队

“因为敌人火力太猛,那真的是弹片横飞,战友们死的死伤的伤,我也被流弹击伤右眼,鲜血直流。那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只想着自己是预备党员,无论如何都要把弹药送到前方战友手中!因为随身带有绷带,我用绷带把眼睛包上,和另一位大榆的战友一起,躲进猫耳洞,等炮火稍弱,抓紧机会爬到山顶。”

w15.jpg

▲中国人民志愿军冒着炮火抢运物资

”等我俩到的时候,我们的部队只剩7个人了。我们把打弹药集中起来清点了一下,大概只有二十几箱手榴弹。我急了,战壕周围有很多敌人丢下的八一炮弹,有好几百发,因为我是炮兵,懂怎么用这些炮弹,就赶紧教他们把保险抽了往下面丢,这样至少可以占领三十公尺的面积。“

w16.jpg

w17.jpg

▲覃钦典的部分战斗经历和获奖证明

”趁我们这边猛攻,我抓紧机会滚下山把八连三十多个战友带上山,守住了阵地,取得了那次战斗的胜利,也因此立了二等功。“

”你看这个,“覃钦典老人指着一枚印有鸽子的纪念章说:”这是1953年,慰问团来看我们的时候发的,那次每人还发了半斤水果糖,我一颗都没有舍得吃,全部都给了伤病员。“

w18.jpg

▲覃钦典和老伴

“我虽然也负过伤,但是我安全回家了,党的政策照顾得也很周到,现在我的待遇生活各方面,上面都很关心,各级领导逢年过节都来看望慰问,我很知足,由衷地感谢党,感谢国家。现在年纪大了,儿女都忙,我和老伴住在老年公寓悠闲自在,只是每次想到我的那些战友们牺牲在了朝鲜,他们年轻的面庞和英勇奋战的身影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我心里就难受。这些,我不能忘记,我也希望我的子孙后人们,永远不能忘记……”

w19.jpg

▲覃钦典的部分纪念章

也许我们没有经历过那样的年代,

无法设身处地地理解那份执着与勇敢,

但覃钦典老人的回忆,

却仿佛能一秒将我们带回漫天火药味的年代,

那些无畏与坚持让我们为之动容。

70年,纵然岁月改变山河,冲淡记忆,但那些为祖国和人民而战的英雄儿女,我们永远铭记!为英雄点赞!

寻战友:

覃钦典老人在讲述上甘岭战役送弹药的时候,和他一起幸存的战友是射洪大榆公社附近的,涂声(音译),一只手是六指。他们以前曾有过联系,但因为种种原因已经失联近十年了,覃钦典老人非常想念这位老战友。如果你认识这位老英雄,请尽快和我们联系,让两位老人再相聚!

征集:

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铭记先辈是走向未来的力量源泉,铭记英雄就是仰望我们的精神脊梁!西部射洪网“向抗美援朝的英雄们致敬”系列报道将陆续推出,你身边还有这样的老英雄吗?请留言告诉西妹儿,我们将为大家讲述更多英雄故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0-11-26 12:34 , Processed in 0.132060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