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码登录更安全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8718|回复: 0

射洪这个洋溪饼子,我们家都吃了四代人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1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 申申

射洪小吃花样繁多,

光饼子馍馍就有好多种:

盐饼子的韧,方酥饼的脆,

肉镆镆的香,糖酥饼的甜……

不仅是射洪人的童年回忆,

也是现在逛街休闲的必备零食。

w4.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565841670909313027

▲点击播放视频

而说到糖酥饼,你最先想到的是哪家呢?东门桥转角门面的?临园路好吃街的?人民街巷巷里的?其实呀,这三家饼子都是一家人,是亲兄妹哦!他们的手艺都传承自他们的父亲,是正宗的洋溪传统饼子。

这种糖酥饼糖馅够足,芝麻够香,咬一口酥皮就地往下掉,这一份甜蜜,可以让人满足一整天。

w5.jpg

这几兄妹中在东门桥是老六蒋锡涛,好吃街的是四哥蒋锡勇,在人民街和文艺巷的是三姐和五姐。因为要带孙儿,三姐和五姐相继放弃做饼子,现在就只有四哥和老六还在坚持出摊。

w6.jpg

▲五姐蒋锡平,拍于2016年

老六蒋锡涛在东门桥游泳池路口上的一个转角门面卖饼子已经十多年了,提起“东门桥蒋饼子”,周围的人都能给你说上两句:

“他做的是正宗的洋溪锅盔。”“他打的馍馍可以,每天早上多早就有人买,下午四五点钟还要排队等。”“我喜欢盐饼子,多大一个,慢慢嚼,香得很。”“糖酥饼好吃,香香脆脆的,娃儿每天下午放学都要买一个!”

w7.jpg

▲蒋锡涛和他的小店

对于自己打饼子的手艺,蒋锡涛是相当自信的:“我是从小就在父亲身边学这门手艺,那时候都穷没得玩具,别人家的小孩玩泥巴,我和四哥就揉面坨坨。但是面粉值钱,揉坏了要挨打,揉好了饼子没做好也要挨打,饼子做好了没烤好还是要挨打,那啷个办呢?就只有在父亲做的时候,自己眼睛都不敢眨的看。那个时候父亲忙,根本没时间专门教我们,我和四哥全靠自己观察领悟,相互交流。”

w8.jpg

▲二姐蒋锡平曾经的小店,拍于2016年

说话间,蒋锡涛舀出一瓢灰面倒在案板上,在中间掏出一个小洞倒入食用油开始揉:“这是揉酥,就是糖酥饼的酥,其实椒盐饼子也要放这个,酥揉得好饼子烤出来才脆。”

w9.jpg

“刚开始我和四哥也挨了不少打,到我14岁的时候,父亲觉得我们没读书,还是要靠手艺吃饭,才正式教我们。那时候学手艺是真的苦,光是学烧烤饼子的火就要学好久,要掌握火候大小,大了饼子要烤糊,小了烤不透,饼子不脆,还要掌握火势方向,只能朝中间向上燃,炉子四周的饼子受热才均匀,火偏了一炉饼子就会出现有的糊了有的还没熟的情况。”

w10.jpg

▲好吃街四哥蒋锡勇的小店

“我现在要打糖酥饼,酥揉好了就要揉糖了。糖也是和面粉一起揉,不然放的时候弄得到处都是。”

w11.jpg

“一般我上午打盐饼子,因为好多人要买回去炒回锅肉。中午开始就打糖酥饼,这周围学校多,娃儿些喜欢吃甜的,放学一窝蜂就来了,不多打点放起搞不赢。四五点又打盐饼子,因为从竹茵台到水井坝到东门桥,这一路喝坝坝茶的茶客些,半下午都爱买盐饼子打幺台。”

w12.jpg

“有没得盐饼子?我给茶馆的人拿八个!”正说着,一位穿粉色大衣的来买饼子,“还没有打,只有糖酥饼”,“那就拿糖酥饼嘛,都可以!”边说边自己拿口袋装起了饼子,轻车熟路,看样子就是常客。

“那是嘛,我们就在旁边开茶馆,买他的饼子都十几年了!我们老家都是洋溪的,我们爸那时候就吃他们爸打的饼子,我和娃儿孙儿吃他打的饼子,这个糖酥饼,我们家都吃了四代人了!”

w13.jpg

收好钱,蒋锡涛开始打饼子了,只见他先用刀把事先发好的面切下一团搓成条状,均匀扭成十坨,一坨一坨加入油酥擀成型,再卷起来擀了加上糖心再擀。

w14.jpg

w15.jpg

旁边等着买馍馍的一位大爷说:“现在蒋饼子都不好耍了,以前他打饼子的时候一根擀面杖敲得梆梆梆的,多远都听得到,那是特色,现在啷个不敲了啊?”蒋锡涛摸着做饼子的台面笑了:“原来是木头桌子,随便敲,我今年换成不锈钢的,敲不得了。你要听敲桌子,去我四哥那儿嘛,他敲得好!”

w16.jpg

十个馍馍擀好后,蒋锡涛拿来一个圆簸箕,从旁边的盆里装起一把早就泡好的芝麻洒在上面,依次放好馍馍开始簸:“芝麻泡了水才不会烤糊,也更容易沾在馍馍上,簸的时候要用力均匀,保证每个饼子都沾上芝麻。”

w17.jpg

簸好后,他用沾了清油的刷子,把预热好的坦锅薄薄的刷上一层油,再端起簸箕走到炉子旁边,双臂用力轻轻一送,十个馍馍就整齐的飞到坦锅上,“我最多的时候一锅飞过十二个!”蒋锡涛略带得意地说道。

w18.jpg

一个个翻过锅里的饼子后,蒋锡涛又开始揉面制作下一锅:“我们这个挣不了大钱就是因为一个一个都要亲手做,锅只有这么大,一锅糖酥饼十个,椒盐饼子六个,做一锅卖一锅,人再多也没得法,想吃就只有等。”

w19.jpg

“那我们今天得不得等嘛?”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又来了两位老人。蒋锡涛看了一眼锅里:“还是要等!你们又到射洪来耍啊?”“嗯,那今天先买两个吃嘛,走的时候再给你说,还是老规矩,给我准备十个椒盐饼子。”

看到有人拍照,老大爷热情地说:“我们是从遂宁过来走亲戚的,每次都要到他这儿买饼子。从一块一个到现在二块五,涨了几次价都一直买,因为真的好吃,而且每次回去我们都要带十个盐饼子。”

w20.jpg

蒋锡涛翻着锅里的饼子,对老两口说:“我也不想涨价,但是灰面白糖房租啥子都要涨,以前你们一块钱买我饼子的时候,我卖四个饼子可以炒一份回锅肉,现在卖四个饼子只能炒个素菜!”

w21.jpg

说话的功夫,锅面上的饼子经过几次翻面,两面都略微有了焦黄色,蒋锡涛挪开坦锅,用夹子把饼子放到烤炉两边:“这就要看火候了,都是经验,要啷个才能烤脆,我们也是边做边自己琢磨,我也教过几个徒弟,但是总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心浮气躁,静不下心学,嫌累,这些手艺哪是一两天就能学会的嘛。后来我就不教徒弟了,反正我能动就打,打不动就休息了,我们家老太爷今年95岁了,在洋溪街上打饼子到88岁才休息,我还早的很!”

w22.jpg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烘烤,近十次的翻面,一锅冒着甜香的糖酥饼终于出锅了!

糖酥饼最动人的一刻就是刚出炉这一会儿,顾不得烫,左右手互相换着拿,轻轻咬一口,内里的热气慢慢散净,口中的清甜慢慢融化,这就是最佳赏味期。

w23.jpg

如果是椒盐饼子,薄薄的脆壳里面是一层一层裹了椒盐的内瓤,绵软鲜香,又是一番滋味。

w24.jpg

因为时间的关系,小编去了几次都没有碰上做盐饼子,好吃街的四哥蒋锡勇觉得是因为“以前的人喜欢买椒盐饼子,是因为那时候劳动强度大,椒盐饼子个大料足,吃了经饿。现在的人一天那么多吃的,哪里饿过肚子嘛,糖酥饼就像零食一样,吃了香嘴巴。其实椒盐饼子才是正宗洋溪饼子,但是现在好多人都喜欢糖酥饼,椒盐饼子反而打得少了。”

w25.jpg

“就像我这儿,以前公园可以喝坝坝茶,买饼子的人也多,生意最好的时候我老婆子和三妹都在这儿帮忙,一天要卖七八十斤面的饼子,现在公园修漂亮了,但是吃饼子的人少了,我一个人守在这儿都觉得清闲。”

w26.jpg

▲四哥蒋锡勇(好吃街)

一个小小的饼子,不仅是舌尖上的味觉享受,还是射洪人记忆的刻度。

w27.jpg

希望不仅我们和我们的孩子有糖酥饼吃,我们孩子的孩子,和他们孩子的孩子,都能吃到这一份家乡传统的美味。

你吃过射洪这几家的糖酥饼吗?在你心里,哪家才是最美味的糖酥饼呢?留言大家一起分享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0-11-26 11:47 , Processed in 0.128916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