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码登录更安全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1797|回复: 0

这个射洪男人在手摇车上坐了33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8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瑶个申栗子

一个人,一辆车,慢慢悠悠,承载多年时光。

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一辆手摇三轮车里,

手里还摇着手工制的蒲扇。

车的里里外外挂满了各种竹制的杂货,

就像给这个三轮车上了四面墙,而他人则坐在墙内,

只在前方开了一个小小的“窗”,

用满是皱纹的手缓缓摇着车把,驱动着三轮前行。

w5.jpg

想要看清他的脸,听清他的话,

只能低下头,探进那扇“窗”,与他交谈。

年过六十的他头发已经花白,

说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双眼时不时透出对来者的戒备。

他就是摇着三轮车,

做了33年小买卖的许师傅。

w6.jpg

1958年,许师傅在一家人的期待中出生了。

这个给家里带来喜悦与希望的孩子,本能够和大多数小孩一样,有一个健康快乐的童年。可在1岁那年,命运开了个玩笑,一场高烧引发的小儿麻痹症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个年代,不发达的医疗水平,不宽裕的经济条件,高烧引起的大病变得普遍。

许师傅的邻居也曾经历过:“我哥也是碰到这个(病),才给烧成了哑巴!如果前些年没有死的话,现在也跟到许师傅差不多的年纪。”

w7.jpg

经历过那场大病后,许师傅倒是能正常说话,但本该蹒跚学步的他,却永远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他还从来没有真正站立过。

从那个时候起,他便注定要走一条和常人不一样的道路。

w8.jpg

除了许师傅,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拮据的经济使得许师傅的母亲在生下弟弟后不久,还未出月子,就转身投入到工作中。年轻的父母并没有多余的时间精力来照顾他。因此,许师傅就由比自己大4岁的哥哥照顾。

孩童时候,住在附近的小伙伴们经常轮着把他背在背上转圈玩,那时的他脸上整日洋溢着欢笑。渐渐的大家长大了,开始各奔东西,而许师傅还依旧坐在那里,日复一日。

w9.jpg

那段温馨淳朴的记忆,或许是许师傅最快乐的时光之一了。

1984年,因为母亲工作的原因,一家人卖掉了大榆的房子,在射洪德胜街修了套房,一连三层。36年前德胜街的竹器店,只有寥寥几家。

w10.jpg

慢慢的竹器店越来越多,许师傅的父亲看着大家的生意越做越好,想着自己也退休了,去置办了大量竹器,摆在自家门口售卖。之后的几年,许师傅就每日坐在家门口,帮着做起了买卖。

w11.jpg

这一坐就坐到了1987年。

那年民政局为残疾群体提供援助,政府组织和许师傅一样的特殊人群到遂宁市,去领适合自己的出行工具。

小儿麻痹症带来的不仅是双腿残疾,许师傅的双手也有些变形。脚不能踩,电动车不能扭,适合他的只有手摇的小三轮。接下来的33年,这辆手摇小三轮便成了他的“双脚”。

w12.jpg

有了出行工具,就表示许师傅可以独自外出了,对于当时的一家人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为了补贴家用,许师傅将家里的竹器挂满小车,外出售卖。第一次独自外出,许师傅父亲很不放心,为了给黯淡的小车增添一点亮色,让行驶在车水马龙中的小车更醒目更安全,就在车头系上了寓意平安的红布。

w13.jpg

时光流逝,红布渐渐褪色,父亲便取下红布换上了一面红旗。2014年,祖国65周年大庆,家家户户挂上了国旗,许师傅也将红旗换为国旗,此后手摇车的前方,就一直挂着一面国旗。

旧了就取下来,好好保存,换上新的国旗。现在,许师傅家已经存了好多面国旗了。

w14.jpg

最初,许师傅每天都摇着小车,到新市场的一个角落等待客户。风里来雨里去,十几年如一日,射洪很多人都对这个整日坐在车里,看不清样子的男人有些印象。有需要的时候,都会停下来,专门照顾一下他的生意。

w15.jpg

但是许师傅也受到过其他商家的欺负,被偷偷扎破了轮胎以示威胁。想到年纪已大,他也不愿与年轻人计较,从今年某一天开始,便再也没去过那个市场了。

此后,他每天摇着自己那辆小小的三轮车,在射洪城大大小小的街道穿梭。现在竹器生意不比以前,许师傅有时候一天也就只有几十块的收入,更多的时候连张都开不了,但是闲不住的他,每天还是摇着自己的小车早出晚归。

岁月流逝,如今的手摇车和许师傅一样,逐渐满是疮痍,器件开始老旧坏掉,而且难以找到合适的配件,不知道哪一天哪一个零件坏掉,就再也上不了路了。

w16.jpg

因为生活不便,照顾许师傅生活起居的,一直都是他的父母。一年前许师傅的母亲因病去世,如今能与他相依为命的就只有自己的老父亲了。

w17.jpg

▲许师傅回家了,父亲推着他上门口的小坡

父亲性格很温和,虽然已85岁,但思路清晰,与人谈话交流时脸上总带着微笑,一点都看不出其命运的坎坷。唯独在谈到自己与儿子以后的打算时,他的笑容逐渐僵硬,言语也开始变得犹豫。

w18.jpg

“没有办法,只有过一天算一天。还好政府一直有补助,他每个月有几百元低保和残疾人补助,能贴补一下生活。”

“他那个车已经坏掉了,只想看还能不能找到一个差不多的,给他重新买一个。”

相较于父亲的担心,许师傅倒显得从容淡定得多:“总会有办法的,人不都是这样的吗,生下来就得活,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这个社会只要肯动就饿不死人。”

w19.jpg

小编离开的时候, 灯光有些灰暗,许师傅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竹笼子,电视机的声音显得有些嘈杂,父亲坐在一旁陪着他,脸上带着浅笑,眼里透着心酸……

*后记:许师傅一家都没有使用智能手机,平时拍照的机会很少很少,这样合照的机会几乎是没有,小编将合照洗出来,送给许师傅父亲。父亲拿到相框时特别惊喜,看了好久,边看边笑,小编感受得到,那时许师傅和父亲,是真的很开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0-9-18 21:22 , Processed in 0.125472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