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码登录更安全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8581|回复: 0

处在风雨中的“射洪散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4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实习编辑:瑶一

今年夏天,天气一直阴晴不定。

7月28日下午三点的温度高达35摄氏度,全城都被热浪笼罩;而29日则迅速降温,灰蒙蒙的天空预示着又一场大雨即将袭击这个城市。

w8.jpg

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阴雨绵绵,人们都急着往舒适的地方寻找庇护,很少会有人主动往高温与阵雨里闯。

但如果你去到洪达家鑫路与机房街交界处的那个三岔路口,就可以看到一群无论刮风还是下雨都会存在的身影。

w9.jpg

▲烈日下等待生意的散工

w10.jpg

▲雨天在对街店铺避雨的散工

而这些身影则是射洪的散工(也称临时工),正是他们,构成了射洪的散工市场。

01

位于机房街的“团团转电器租赁站”,今天依旧在早上七点就开了门。

w11.jpg

▲团团转电器租赁站

今天的天气很凉快,温度适宜,还时不时刮来阵阵微风,不像前两天的暴晒,苦了那些在外面吃“体力活“的人。

刚吃过午饭,还未稍作休息,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虽然店门有雨棚随时防备着,但租赁店老板仍然不放心,走出去查看堆放在门外的电器是否被淋到。

这时,她看到在街对面的那几十个临时工也正在迅速行动着。

w12.jpg

▲因为下雨,工人们都暂时离开了等生意的马路边

和前些天射洪那几场瓢泼大雨的情况相似,来不及回家的临时工无处可躲,纷纷往有遮拦物的对街跑去。他们通常停在路边的大树下,或者去到一些店铺门口。有些店家会认为对方挡了自己生意,直接开口赶人;有些店家则持相互体谅的心情,不仅不赶人,还主动搬凳子给临时工坐。

w13.jpg

▲在街对面避雨的工人们

电器租赁店老板属于后者。

店铺外东西如果堆得少,就可以让临时工们过来多坐会儿;东西堆多了,就注定会有几个工人要被淋到。

w14.jpg

▲晴天工人们在店铺下乘凉

“太阳大还无所谓,他们至少可以去阴凉处躲会儿,但是下雨就不行了,这么多人,下起雨来该往哪里跑?”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一群上了年纪的工人们还要忍受这样的处境,租赁店的老板心里也不是滋味。

特别是冬天,临时工们站在路边难以躲避风吹雨打,只得穿着湿哒哒的外衣,同时还要遭受寒气侵袭。

w15.jpg

有时下雨天店里来生意了,就算店铺老板主动喊他们进来避会儿雨,因为担心会影响店家生意,临时工们也会自觉地移到店铺外,在勉强能遮到雨的棚子下挤着。

她曾心里想过希望能以民间捐款的方式,给这群依靠自己力量吃饭的工人们修建一个至少能挡雨的棚子。但想法终究是想法,又有多少人会关注这群人的日常呢?

02

射洪的散工市场,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在何家桥存在,那时农村常常会来这里雇佣工人帮忙插秧打谷,或者打菜籽。后来城市建设飞速发展,这里则以招临时小工为主。

w16.jpg

w17.jpg

▲曾经的散工市场所在地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各个行业的人,每个人都把吃饭的行头带在身旁。


w18.jpg

w19.jpg

w20.jpg



需要打孔、开槽,石匠的车上带有电钻;需要修补雕刻,木匠的后座上绑着锯子;需要搬运东西,人力工则带着扁担。然而,用上自己专业技能的时间很少,大多时候都是去工地上做打杂的力气活儿,久而久之,这群上了年纪的临时工人便自发形成了射洪的散工市场。

w21.jpg

w22.jpg

射洪的散工还在文化馆附近聚集时,他们有一个可以遮阳避雨的大棚。这个大棚在这里已经立有多年,有人说这是附近的射洪中学出钱为工人们修建的,也有人说这是临时工们自发集体掏钱做的。虽说也是三面透风,但至少能给大家提供一个遮阳避雨的工具。

后来何家桥施工修路,那个陪伴大家多年的蓝色大棚在一个晚上不翼而飞,连唯一的慰藉也消失不见。这让迟迟未转移阵地的散工们不得已离开了这片场所,转而在洪达家鑫路与机房街的交界处找了一块比较宽敞的地盘。这里处三岔路口,位置显眼,人流量也挺多,因此正在忧愁没有地方等待工作的一行人又逐渐在这里聚集。

w23.jpg

▲老板来招工人干活,一群人围了上去

但这毕竟不比之前。一些想招工的老板不知道他们换了位置,只有对着无人的旧址心增遗憾,全然不知道他们正在另一个地方,望眼欲穿等着生意的到来。

w24.jpg

▲招到工人后,老板带着六个工人离开

w25.jpg

▲没有被选上的工人望着同伴离开的方向

此后一年,在等待工作的过程中,工人们受尽风吹日晒,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突发暴雨,他们能够做的只有顶头忍受。他们的要求不高,只希望能有一个可以挡雨蔽日的大棚。

w26.jpg

▲临时工们

03

在一群黝黑硬朗的男人中,作为女性,谭姐是为数不多的特别的存在。

w27.jpg

▲谭姐

谭姐和丈夫一起搭档做工地或家庭装修的钻孔工作,像这样的夫妻搭档,这里还有好几对。因为女工人心细,偶尔也会接到家政类的工作。只是女工人的价格往往会更低一些。

谭姐以前在农村做庄稼、带孩子,孩子大点了就进城里来打工。她已经在射洪农民工市场呆了十七八年,以前主要当小工,打混凝土,什么杂七杂八的活都干。后来看到打钻孔似乎能赚到些钱,于是两夫妻又花点成本购置了一车用来钻孔的工具。

w28.jpg

这种生意也是分淡季旺季的。正二月、冬腊月,那些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了,身上有点积蓄,想要把家里翻修一下,这时便是谭姐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现在七八月大热天基本都没什么生意。

但是不管生意再怎么少,谭姐与丈夫也不敢不来。谭姐之前在城里贷款为大儿子买了房,虽然嘴上说“娃儿的房贷(由)他自己还”,但是“为人父母的,有多的钱就还是要拿出来帮他嘛。”“而且过几年娃儿结婚,彩礼那些还要提前准备起。”

w29.jpg

▲谭姐

许多人上半辈子忙自己的生存需要,下半辈子又开始为子女奔波劳累。说到这里,谭姐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在这里的每个人,年纪大了,家里有老的有小的,不好出去打工,不管赚不赚得到钱,就只有每天在这里耗起!”

住在文聚的罗兴勇,每天早上五点过就骑着已有些年头的摩托车从家出发,两个小时后到达这个自己已经来过几百遍的街口。

w30.jpg

▲左为罗兴勇

罗兴勇是这群临时工当中比较年轻的一位,他的小儿子正在上初中,家里还有一位羸弱多病的老母亲,一家大小的担子全积压在这个只有四十来岁但头发几近花白的男人身上。

罗兴勇中午接了一单活:去工地把拆下来的围栏搬到指定的地方放好。然而干活途中,天空突降大雨,路上行人纷纷往屋檐下跑去。为了两百元的工钱,罗兴勇只有冒雨而行。泥土与污渍牢牢黏在在已经湿透了的红色短袖上,但相较于一笔生意都没有收到的昨天,罗兴勇已经非常高兴了。

w31.jpg

▲工人用身边唯一的水源――泉水洗脚洗手

“你看这些人都是上了五六十,百分之七十都是家境困难的,没有经济压力就不会到这里来了。每年有养老保险、有退休工资的人,根本不会到这里来!”罗兴勇解释。

这里的每个人都背负着经济压力与家庭负担,有需要养孩子的人,有需要照顾老人的人,甚至有还要帮着养孙子的人。

w32.jpg

▲七十多岁的王师傅每天从文聚骑两个小时自行车来到射洪

到了中午,在城里租了房的人就骑着摩托车自行车回家吃饭,住在城郊或乡下的就结伴去附近的“农民餐厅”吃一顿。一份回锅肉,一份米饭,再加二两小酒,这么一顿花费16元,这就是一个工人一天午饭的支出,但也有例外。

w33.jpg

▲工人们常常光顾的价格实惠的餐厅

曾经有位姓税的临时工,每天中午的午饭就是两个馒头加一碗稀饭,最多就花个两块钱,赚的钱全部补贴家用。即使后来经济条件改善,节俭的习惯也已经刻进骨髓,他仍然不敢在外多花钱。

“前天下午他赚了两百多,晚上去买了三个馒头,还跑去退了两个,你说这个舅子丢不丢人嘛!”旁边的工人笑着调侃到。“我们黑老(晚上)都吃八块钱,他就只吃一块钱。”

w34.jpg

04

做了这么久的活,患上大大小小的毛病这是避免不了的。

颈椎痛、肩膀痛、腰痛这些起码还是自己可以感知到的,就怕有些病藏在身体里,开始时没有一点预兆,痛起来的时候已经成了大病。

“坐在这马路边的每个人只要去医院查都查得出毛病,只是多少问题。”但是谁又真的敢花钱去查呢?

w35.jpg

▲左一为“蔡胖子”

“检查出来也没得钱医!”临时工蔡师傅解释道,因为他为人爽朗直接,再加之体型原因,大伙都叫他“蔡胖子”。“有些人家庭条件就这样,得了什么病就只有承受,对吧!”“这里有毛病的人多,他哪舍得拿这钱去看病,一家人都靠到这个钱吃饭。身上痛起来就只有拖,以为拖着拖着就好了,结果啊,就拖死了!”

这里曾发生过好几起脑溢血猝死的事件,“坐在这桥上的人,每年都要因为这个毛病死好几个!”

w36.jpg

▲等待生意的工人们

“李*松在工地上做活,累了蹲下去想歇一会儿,但是(蹲)下去后就没起来了。”

“苟*娃儿上午还在工地里做活路,下午回去往床上一趟就死了。”

身体不舒服,撑着也要来等工作的大有人在。正因如此,几个小时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因为这个急性病,转眼就再也看不到了。

w37.jpg

▲等待生意的工人们

就在上周,一位姓邓的工人僵硬地坐在车上,一言不发。同伴们看不下去了,去做工前劝了他:“你这个样子不看不得行哦,切找医生看看嘛。”

他似乎是对自己身体情况已经了然,又或者是因为痛苦实在说不出话,他缓慢而沉重地摇了摇头,一下又一下,就像自己给自己的生命下着最后宣判。

同伴们见此不再说什么,上午做完活回来,他已经去了医院,不过是被急救车送去的,之后同伴们再没有看到过他。

虽然曾与他朝夕相处,但蔡胖子他们再次谈到他时,脸上并未流露出太多的悲伤和遗憾。这样的事大家已经见得多了,而且也没人能猜得准明天自己的命运又会是怎样,自己生命终结的方式是怎样。

w38.jpg

▲下午躺着休息的工人们

w39.jpg

▲打闹游戏的工人们

有些人早上七点就在路口守着,等待着前路未知的新一天。 有些人中午饭点也不愿离开,顶着灼热的太阳坐在自己的摩托车上,生怕错过生意。

有些人跑十几公里,从文聚到射洪,从新华乡到太和镇。有些人下雨了也舍不得离开,看着沿着屋檐落下的雨水,心里祈求能早点天晴。

处在风雨中的,不仅是这个无法遮阳避雨的散工市场。

更是这一个个正在老去的生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0-10-1 01:50 , Processed in 0.130941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