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码登录更安全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425|回复: 0

射洪这条老街,还有多少手艺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3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申申

“篾匠”一词,对现在射洪很多年轻人来说,是个陌生的词语,竹器在他们生活中也不常见。



w7.jpg

(德胜街一角)

不过早年间,竹器也曾是射洪家家户户必备的生产、生活用具,床铺、躺椅、菜篮、筲箕、桌子、凉席、蒸笼,甚至连热水瓶壳、装衣服的箱子也是竹编。

w8.jpg

w9.jpg

(德胜街一角)

随着塑料制品的出现与普及,手工竹编也渐渐淡出人们视线,竹编制品在日常生活中逐渐被淘汰,竹编行业也日渐没落。

w10.jpg

w11.jpg

(德胜街一角)

如今,在射洪从事传统竹编手艺的人已不多。但是手工的灵气是机器无法代替的,纵然时光流逝,传统的竹制品在市场上依然有自己一席之地。

w12.jpg

(这个晒点盐花生最安逸了!)

w13.jpg

(还是手工编的用起踏实!)

德胜街的竹编手艺人们,就几十年如一日,在喧闹的城市一角,静静与自己“竹林”一起,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清净与自然。敬廷银就是其中一员。

w14.jpg

( 黄平 摄)

1974年,敬廷银出生在射洪大榆镇桃木沟村一户普通的农家。他是这个家里第二个孩子,上面还有一个大四岁的哥哥。父母务农,哥哥是个“做篾活的”。虽然生在农村,家境贫困,但从小有父母兄长的呵护,敬廷银的童年也算幸福无忧。

但是随着敬廷银渐渐长大,家里的状况并未得到好转,他想学一门手艺早点挣钱为家里减轻负担。因为年龄小,重体力的活做不了,就跟着哥哥学做篾匠。

w15.jpg

(德胜街一角)

“莫看现在用篾货的人少了,以前那是家家户户都离不了,桌子板凳筲箕背篼......哪样不是竹子编的!学篾匠吃香的很!”说起当初学篾匠的原因,敬廷银现在还颇感自豪,“可惜我刚学的时候手艺撇,做得不好,帮人做都没得人请。哥哥每天忙,没时间耐心手把手教我,很多时候都靠我自己旁边看,拿个弯刀找节竹子劈起耍。”

w16.jpg

(这把刀陪了毛姐十几年了)

94年的时候,敬廷银遇到了这辈子最重要的的人:毛姐,两个人的结合平淡而幸福。毛姐家是古井口的“我们娘家条件还是可以哈,比你敬哥屋头好多了!以前哪晓得跟了他还要学这些嘛!”虽然嘴里抱怨,但毛姐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w17.jpg

( 黄平 摄)

很快,两人有了第一个孩子,也迎来了更大的经济压力,两人商量后到了江油,毛姐一边带孩子一边给敬哥帮忙打下手,同时也学着做椅子板凳。

w18.jpg

(幸福的两口子)

“才开始学的辛苦得很哦!一双手遭竹子划得稀烂,刚好了又划烂,没一天完好的。”但是为了提高效率,让敬哥轻松点,毛姐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97年因为各种原因,两人回到射洪。

w19.jpg

(现在毛姐也是手艺人)

回乡务农,敬廷银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又重了许多:“我们两口子都是穷人家的娃儿,没啷个读过书,也吃了不少没文化的亏。那时候就想以后我们如果有娃儿了,一定要让他过上好日子,至少要好好把书读出来。一直在老家当农民肯定没得出路,我就想出去闯一下。”

w20.jpg

(认真挑选最合适的竹子)

这个想法,在当时的父母看来就是“一天想精想怪的”,还好毛姐理解支持他的想法,不顾家里反对,03年两个人带着女儿,骑着一辆小三轮,带着全部家当来到射洪。

到射洪后,他们打过小工,进过厂。后来在毛姐父亲的资助下,两人在德胜街租了个小门面,开始自己编些篾货卖。“生意还行,至少两个人不靠家里,还能存点钱了。”

w21.jpg

(一家四口,儿女双全)

07年随着小儿子的出生,两人儿女双全,压力也更大了。“不过压力也是动力,那些年我们是真的苦啊,一边要带娃儿,一边要挣钱,从来不敢耽搁一天,好在那些年生意还不错,买这些东西的人也多,累是累但是挣得到钱。”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做,一点点的攒,夫妻俩靠着这门手艺,在射洪买了房,安了家。

w22.jpg

(姐弟两)

大女儿大学也毕业了,在成都工作,小儿子在射中读初二。“现在就操心女子的婚事了,天天都说忙,二十五六了还没有耍朋友!”“你真的是操不完的心!”敬廷银打断毛姐:“儿孙自有儿孙福,她那么大了自己晓得。”

w23.jpg

(各自忙碌,配合默契)

毛姐笑道:“好嘛,我不操心,也不晓得是哪个,平时嘴巴说不管,背到比哪个都着急,这就是当老汉儿的!”相互拌嘴,说说笑笑,手里的活计却一刻也没有停下,你打磨,我切割,几十年的合作配合默契,日子就这么在指尖流逝。

w24.jpg

(竹椅也有不同样式)

“我们主要做圆货,(圆货指竹童车,椅子板凳,梯子等需要整节圆竹筒制成的东西,需要把竹子经过劈、剖、拉、编、织等工序加工成斗笠、簸箕、筲箕等叫扁篾)零几年的时候做一把椅子卖七、八块钱,我们一天可以做十来把,一个车车卖五十,我们一天做两个,有时候还不够卖。

w25.jpg

(成交一辆竹车车,老射洪人还是喜欢给孙儿买这种手工车车)

你看这么一把椅子,我们从竹子到成品,要经过量、锯、坐板、裁脚、下围、靠背、打磨......近十道工序,一点点做出来。但是射洪现在用这些东西的人少了,我们做的好多都是在网上卖到外地的,生意没以前好做了哦!”敬廷银停下手里的活,叹了口气。

w26.jpg

(经过竹编人的巧手,这些竹子即将获得新的生命)

毛姐也点头表示赞同:“那时候一个月虽然只挣一两千块钱,但房租才几百块钱一年,现在一个月说起挣四五千,房租就要几大千,存不到钱了。”

w27.jpg

(刚做好的竹椅)

谈到坚持做竹编的原因,敬廷银沉默了一些:“这个问题嘛,往大了说就是想把老一辈的手艺传承下去,往小了说这就是我谋生的东西,不能丢也丢不得,我还要靠它给女儿准备嫁妆,供儿子读大学。”

w28.jpg

w29.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426227678050598912

(认真做好每一道工序)

一直笑眯眯的毛姐也有些伤感:“现在做这行像我们这样真正纯手工的人越来越少,做篾匠活收入不高,现在年轻人都不愿吃苦,原来从事竹编的人好多改了行,我们拼死拼活挣钱把两个娃儿供出来,肯定也不愿意让他们再回来做这个。

w30.jpg

(劳动人民的手)

等以后我们老了做不动了,不晓得还有没得人来做,现在做啥子都是机器,确实比我们做的好看,但是纯手工的东西都是有感情的,我怕再过几十年,就再也看不到竹篾匠的身影了。我们的后辈都见不到这些老祖宗传下来手艺!“

w31.jpg

(网友下单定制的一套竹桌椅)

是啊,现在的射洪年轻人,闲暇之余去的都是好吃街,逛的都是银行口,谁还会专门到德胜街去买一把竹椅子两个小筲箕?七八十年代以竹器老茶馆著称的德胜街日渐没落,也是竹编这门传统技艺的没落。

w32.jpg

( 黄平 摄)

多年以后,我们还能在德胜街看见多少仍在坚持的手艺人?还能否用上这些带有匠人手心温度,如工艺品般精美的竹编?

w33.jpg

(德胜街王)

w34.jpg

(德胜街胥师傅)

w35.jpg

(德胜街龚大哥)

七零、八零、九零后的射洪人,你还记得下面哪样是你小时候坐过的竹椅椅呢?

w36.jpg

(抱椅)

w37.jpg

(背篼)

w38.jpg

(推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0-7-14 17:47 , Processed in 0.328926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