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310|回复: 5

[10万奖金征集热帖美文] 从未走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09: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未走远
                        ――  城西学校  9.5王钰洁
  “有时的沧海桑田,也不过几十年的事情,从未走远,只是视角有盲点。”
                                                     ――题记
  深冬。
  天沉沉的,寒风不断,草木枯黄凋零,唯有田地自留地中几许蔬菜长势喜人,叶片上却尽覆层层霜白。
  一盆炉火,一碟炸黄豆瓜子,一壶浓茶,剪一片静暖时光,轻起岁月门扉,几人围成一圈,静听爷爷道出一个似近而远的故事……
                              前尘
  三月的细雨忽停忽落的,把空气洗得清凉,静静的,柔柔的,凉凉的,不知不觉湿了泥坝,湿了泥墙。
  女人穿着红衫子,带着红花,同男人拍下了生平第一张黑白照片。
  那以后的生活虽然拮据,但又有着无法比拟的幸福。三间不大且矮,处处透风的土房,是他们最有依靠的依靠,也是一湾土房中最为平凡的几间而已。还有着几簸箕蠕动着的白嫩嫩的蚕。白天,女人去往公社干农活,挣公分,穿着和其他妇女一样的灰扑扑的补丁衣裤,不见了那件耀眼的红衫子;男人在家捯饬竹篾条,两天一场,穿着“军装”,挑着沉甸甸的水分未干的竹制品到镇上卖钱换得粮票。晚上女人回家,到地中勒桑叶。空闲时,又拿着小木凳满村子跑,看露天黑白电影。那样的时光,真是静和悠长!日复一日的重复,年复一年的循环,但两人脸上总会有如打碗花般的笑容……
                          往事
  六月,绿而透池塘中,荷花的清香徐徐散开,一把破洞尽是的蒲扇缓缓摇着,一男孩在张净是蛀眼的小床上睡得正香。女人和男人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儿子,脸上又是满足又有无奈。
  女人想把凡俗的日子安稳的过下来,然饥荒来袭,寻常的日子竟过不下去了,家里日渐揭不开锅,米缸日渐见底。男人只得跟女人商量,要去往不远的射洪县城,外讨生活,换票来,给女人和儿子好日子过。好歹要保住*家的这个根啊!好歹要培养儿子念书啊!更何况现在县城不是正缺人手搞建设吗?做着我也光荣!男人看了一眼饿得已是面黄肌瘦的儿子说。女人点点头,开始了没日没夜地给男人敢做布鞋,她想着:春天一双,夏天一双,冬天一双,等四双鞋都磨破了,男人也该回来了。为这,女人跑遍了全村,厚着脸皮家家户户要得缕缕布条,只为保男人一个平安。一条条布纳到了男人的脚底下。
  男人上射洪县城那天,女人穿了红衫子,两人都如打碗花般笑了……
                            昨夜
  深秋袭来,落叶飘落在青瓦上,空气中满是丰收的味道,农村淳朴的味道。女人和孩子早早的等在了村口,见一个人影,愈来愈近,愈来愈近,儿子冲了上去,女人忙接过大蛇皮口袋,笑得像朵打碗花。
  男人从蛇皮口袋中拿出的,是县城中正流行的东西,为家中也置办了些许新家具,给儿子带回来一个很普通的乒乓球,可这家伙兴奋得上蹿下跳,不注意打碎了小瓷碗,可挨了顿饱打。男人道:“那儿的路可比我们这儿的泥坑坑好走多了,走在街上,真是一下子就看得出来那些城头的人跟我们这些农民的区别。还有些人都穿的什么兰博衫,扣子的没有几颗的西服,有的女同志还烫了头……我啊,到处闯,别人看到我人高马大的,就喊我担灰桶儿,修楼房,我们修的可都是四五层的高楼房……”男人滔滔不绝地说,女人儿子津津有味地听……
  所谓“城”,如此美好!
  几天后生活又恢复了平淡。
  几月后生活却成了前所未有的灰暗。
  男人砌墙时,摔了下来,从此便无音讯……
  女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以至于想过轻生,但看着处于学龄时期的儿子,她真的迷茫了。夕阳西下之时她时常坐在院坝边,手里抱着红衫子,眼神空洞,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些许时日过去,女人抱着儿子扣开了弟弟家的门……
  女人也踏上了去射洪县城的路。
  受尽苦累,女人也去了工地,挑起了灰桶,搬起了大红砖,手上又增了许多大茧。痛苦难耐之时,女人总会拿出红衫子看一看,摸一摸……
  时光不断逝过,流过春夏,跨过秋冬,儿子在女人弟弟家慢慢长大,念了书,白发渐渐爬上女人的头。射洪的楼层渐渐被拔高,公路渐渐被拓宽。
  变了!
  大街小巷满是人,视野被填满,可女人的眼睛总是无神的,那件红衫子也退得微微泛白。似乎再多的人,再多的事也引不起她的情感波动,因为心里已经空了一部分,也许吧总会有被弥补起的那一天……
                              此刻
  病榻之上,女人伏在床沿,微微欠身看着窗外,枕边依然是那已经泛白发皱的红衫子。头上耷拉着许多白发,脸上岁月的纹路愈发的沟壑纵横。这一次,她那眼睛迷离中又闪着些许光芒,湿了眼眶,最后一刻,她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看着孩子亲人,听着窗外的鸟叫莺啼,她笑了,笑得如一朵打碗花……
  她笑的是家乡的变化她笑的是自己的一生是她男人的一生……前尘的远,此刻的近。
  “当华美的叶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初冬。
  清晨漫跑在学校绿荫草地上,看到远方一轮红日正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山上棵棵苍翠的小树向阳生长,不知为何心里循环着卡伦·卡朋特的《昨日重现》,碎碎的记忆也渐渐清晰,碎碎的朝阳渐渐铺开。不禁想起了爷爷的姐姐、姐夫,我已故的姑婆姑爷……
  蓦然停下脚步,脑海中闪现出一句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是啊,他们走过了花木葱茏,而她正日新月著!在感叹家乡变化的同时,致敬,洪城建设者!我,我们,是21世纪洪城新青年――
  冬天,意味着:白天会越来越短,黑夜会越来越深,但天会更蓝,阳光会更耀眼!我们,从未走远!
414a008747dc2bc0.jpg
发表于 2018-11-4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8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我是西部射洪网的工作人员,非常感谢您对本次十万征文活动的参与!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0 14: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快乐的小爱 发表于 2018-11-8 10:37
您好!我是西部射洪网的工作人员,非常感谢您对本次十万征文活动的参与!

请问这篇文章有机会获奖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1 06: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fenyong1972 发表于 2018-11-4 18:41
每一次

请问有何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2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文章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18-11-22 18:42 , Processed in 0.23423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