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223|回复: 1

唐代边塞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8 1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起唐时的边塞诗,便首先想到那一批著名的边塞诗人来:王昌龄、高适、王之涣、岑参、李颀、李益……他们共同擎起了边塞诗这面大纛,异峰突起,独树一帜,成就斐然,流传千古!在他们的笔下,我们看到‘或领略到了塞外“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凄美壮观、“轮台九月风怒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的险峻恶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奇丽壮美、“黄河远上白云间、青海长云暗雪山”的恢宏磅礴……不由引生出对塞外风光的无比眷恋与向往。
塞外边关、吹角连营,一直是人们梦寐杀敌报国、建功立业、拜将封候的理想之地——“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忘身辞凤阙,报国取龙城”、“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丈夫一英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轻身许国,前赴后继!期待着“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期待着“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期待着“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虽然也有“车师西门伫献捷”、“前军夜战洮河北,巳报生擒吐谷浑”的快意凯旋,却也有“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的失败困守。战争,其结局往往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怨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战争,对于敌我双方来说都是残酷的——“古来征战几人回?”那或许意味着与家人的生离死别,那或许意味着暴尸荒野、魂归大荒。在战争面前,生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轻若鸿毛!
不由想到《诗经.击鼓》中的两句诗:击鼓镗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又一个戍边将士即将拋家弃子、背井离乡、踽踽独行,远赴那遥远的塞外边关,从此便是落日孤关、边庭冷月、箫悲笛怨、胡雁哀鸣;从此便是“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从此便是“存者且偷生”、“未知身死处”……若能“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固然是好的,不管是否如初所愿出将入相、衣锦还乡,抑或是否已如家乡道旁的杨柳一般衰老了春心、黯淡了雄心壮志,但至少是活着回来了吧!——“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还能喝上一碗母亲采摘、慈父清洗、儿女添薪、爱妻调羹的野菜粥吗?虽然清苦一些,但总可以品味到、浸醉于浓浓的亲情和家人团聚的温馨甜蜜啊!
塞外边关,金戈铁马,连年征战。残垣败壁下,乱石荒草间,不知湮沒了多少异乡孤魂?不知击碎了多少追逐功名的梦想?又不知承载了多少家庭沉甸甸的翘盼与思念…… 终于硝烟散去,归于静寂!如血残阳下,已是塞草霜风满地秋,一片城荒枕碧流! 最后还是引用纳兰的那首《南乡子》作结吧:霸业等闲休,跃马横戈总白头。莫将韶华轻换了、封候,多少英雄只废丘!
发表于 2018-6-8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戈铁马入梦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18-6-25 18:14 , Processed in 0.31664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