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楼主: 西神大侠

[洪城故事] 爱情!与摩托有关(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4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卡马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慕遮 发表于 2017-12-4 14:42
打卡马克!!!~~~

许久未见大脚妹
犹忆当年油诗会
不知过得好不好
是否嫁人已婚配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时间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我对丫头说:“坐我摩托车吧,我捎你回去。”
    那时候交通条件不好,在路边上等班车得碰运气,有时候等两三个钟头也正常。
    所以丫头很爽快就答应了:“好吧!”
    后座载着个美女,正是装逼好机会,我轰油,挂档一气呵成,摩托车如风般蹿上了机耕道。丫头紧紧抓住我衣服喊道:“开那么快干嘛,你慢点。”
    然而已经迟了,就在我装逼装得忘乎所以之时,路边一前一后蹿出两个小孩,我赶紧手刹脚刹一起上,差点没从龙头上摔出去。
    丫头也因惯性整个身体朝我后背压过来,我能明显感觉到两个弹性十足的肉球在我背上狠狠地顶了一下,又飞快地弹开,奶奶的,幸福一闪即逝。
    我还没回过神来,一阵乱拳在我背上擂响,丫头咬牙切齿:“你是不是想找死?安?”
    老天作证,苕哥不是故意的啊,这不是前面出了状况了吗,不急刹车,难道直接就这样撞上去?
    不过我在心里对那两个小孩千恩万谢:小弟弟,太感谢你们了,感谢你们的无私相助,哥哥以后再来一定会给你们买糖吃。
    回头看看丫头,她正咬着下唇瞪着我,那神情,就象在打量一个让人无比讨厌的流氓。
    我讪讪一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装傻呗,继续上路。
    这次丫头学精了,双手抓住我肩膀支撑着,就算是再来一次急刹也不能占她半点便宜。可时间长了我就难受了呀,转弯特别不方便,而且我能感觉得到丫头在“报复”我,双手抓得我生痛。
    “哎哎丫头,你能不能轻点,你抓痛我了。”
    “谁叫你使坏!从小到大你都还这个德性。”丫头仿佛还气呼呼地。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也看到了,要是撞到那两个小孩子怎么办?你松手啊,这样骑车很危险。”我急忙解释,虽说这话有水分,但也说的是实情。
    丫头相信了我说的话,手松开了,又抓住我的衣服。
    机不可失,再来一次。数十米开外有一只鸡在路上踱步,那可是农民伯伯的珍贵财产,不容侵犯,苕哥故技重施,两个肉球如期而至,在后背幸福地一撞,如电光火石般。
    丫头可不笨,这么明显的套路怎么能骗过她?我只觉得腰间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那死丫头,居然使劲在掐我。
      “啊!”我痛得叫出声来,赶紧停住车,在腰间揉几揉,嘴里咝咝地吸气。
       再看丫头,依旧轻咬下唇,眼角似笑非笑,让人毛骨悚然,好象在告诉我:你小子使坏以为我看不出来?再来试试,看我不掐死你!
    丫头越是这样表现得很凶,苕哥越是兴奋,因为这说明她根本不是特别地反感你,若真的讨厌你,直接下车走人,不会跟你多说一句废话。
    许多光棍追女孩子缺乏经验,以为说些好听的,送上一束花就能搞定,那是过于天真的想法了。必须要和她玩点暧昧,只要她接招,后面的事就好办了。苕哥总结一句话就是:没有暧昧,如何配对?
    暧昧不是甜言蜜语,也不是鲜花玫瑰,暧昧是一种难以言说的体验,它会让人感觉幸福,让人慌乱,心里就象有只猫在挠,痒痒的,甜蜜又痛苦。
    不用说,丫头已经和我暧昧上了,虽都不说破,但彼此皆明白对方心思。这一路上我至少被她掐了四五次,本想多来几次紧急刹车,奈何这丫头下手太狠,确实疼得受不了啊……
    在摩托车的轰鸣声中,我和丫头一路说笑打闹,很快就到了县城。时间过得真快,平常骑这么远的路,感觉要花很多时间,今天怎么一下就到了呢?
    在丫头家的小区门口下车,我准备返回小镇,丫头说:“到我家坐坐吧,看看我爸妈。”
    这个理由让人无法拒绝,丫头的父母是看着我长大的长辈,又是多年的邻居,是应该去问候问候。我把摩托车停放在小区门口,丫头跟看门的大爷讲了些客气话。大爷上下左右把我打量了个遍,估计他认为我是丫头的男朋友了。没关系,欢迎怀疑,最好成真。
    我到街边称了几斤水果,和丫头一起上楼。丫头的母亲开了门,一看到我感觉好惊奇:“哦哟是苕娃啊,几年不见都长成个大小伙子了,快来坐。”
    老一辈人很重感情,老人家十分关心地问我了父母的状况,又问了我生活江作情况,我都一一作答。
    想到眼前这位阿姨有可能就是我未来的丈母娘,我必须得表现好一点,于是努力收起平常那些社会习气,装得象一个好儿童似的,将谦虚礼貌随和客气等等优点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
    阿姨笑岑岑地看着我,夸道:“你看看,苕娃长大了多懂事,哪象小时候那么调皮啊。”
    我就听见一旁的丫头轻轻地嗤了一声,循声望去,丫头正翻白眼,那意思就是:得了吧,装啥正经。  
      丫头送我到小区门口,我跟丫头说:“嘿,有空也去我家坐坐,让我父母看看你啊!”
    丫头小脸儿一红,对着我轻呸一声,斜着眼问道:“怎么?丑媳妇见公婆吗?你想得美!”
    我擦,这丫头,简直不按常理出牌,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嘛,我急忙解释:“不是不是,我都看了你妈,你也该看看我妈吧,这样才公平。”
     “哦,以后有机会再去吧,明天我还上班呢。”
    离开丫头,心里空落落的,无精打采地回到家。腰间的掐伤隐隐作痛,掀开衣服一看,我日,好几大块乌紫的掐痕。这死丫头,敢这样对待未来老公,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5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和苕哥有过类似经历,那时的我也还太年轻,我摩托车点火故障,老是一顿一顿的,撞得我后背生疼的那女娃子虽然和她不来电,但也好尴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7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神大侠 发表于 2017-12-3 11:35
第三章       童年的时光有时很快 ...

闷骚的西神,又发骚了吗?残鸡咋不来当搅屎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7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区还没热闹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7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苕娃从小不学好,长大就是一骚哥。
为了泡妹下血本,装逼还得靠摩托。
三言两语勾搭起,哄得妹儿车后坐。
抓住机会搞急刹,肉弹起飞偷着乐。
赖得门口不肯走,出脱几斤大苹果。
未必还想哄回家,每天晚上暖被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单刀赴会 发表于 2017-12-7 17:48
苕娃从小不学好,长大就是一骚哥。
为了泡妹下血本,装逼还得靠摩托。
三言两语勾搭起,哄得妹儿车后坐。 ...

难道又想油诗开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每有闲暇,我总会邀约一个哥们出来跑两圈,这哥们天生六个指头,人送绰号小六子,生得尖嘴猴腮一付奸像。他老婆却是相当丰满富态。
    胖女人家境不错,在小六子身上舍得花钱,手机刚开始在城里出现,就买了最贵最好的送给他,结婚之时,还送了他最喜欢的摩托车。
    每次出来玩,小六子总要显摆他的新鲜玩意儿,让苕哥很郁闷,显摆个屁呀,你们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但我还是掩饰不住对这些新鲜玩意的渴望,于是一咬牙,买!
    我的第一台手机就是传说中的战斗机,尼玛还是翻盖的,没事的时候,总要拿出来站在街边翻几下装装B,那时没微信,也没玩QQ,有时打个电话还得到高处找信号。
    清楚地记得,第一个电话是小六子打来的,苕哥激动加兴奋,赶紧掏出手机,忙乱中差点掉落地上,生怕接漏掉。
    “嘿,吃了饭出来到环城路跑两圈。”小六子的公鸭嗓子在电话那端响起。
    “要得要得,吃了就来。”
    我比小六子先到达环城路约定的地点,抽了两支烟后,才远远看到小六子载着他的胖老婆慢慢悠悠地驶过来,活像一只猴子骑自行车驮着保温桶。
    尼玛,如果摩托车会骂人的话,肯定早就骂上了:“你麻痹那么重,老子都快散架了。”
    胖女人从摩托车上下来的瞬间,我看到减震器回弹了至少十厘米,不禁暗暗咂舌,我日,这吨位……对小六子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小子口味真TM独特。
    “保温桶”笑咪咪地对我说:“把你女朋友也叫上,咱们一起玩呗。”
    我女朋友?在哪里?我倒是想有一个,确实没有啊,如果用枪抵住我脑袋逼我说一个出来,那只能是丫头了。
    小六子朝我眨眨眼:“走,陪你找丫头去。”我跟小六子讲过我和丫头的事。
    我大喜过望,有这两口子作掩护,我找丫头就有充分的理由了。
    小镇距县城不到二十公里,摩托车没多一会儿就到了。我让小六子和他老婆在小区外等着,跟门卫大爷打了个招科,就轻车熟路地上了楼。毫不费劲就找到了她家。开玩笑,我也许能忘记吃饭睡觉,但丫头的住址我是万万不会忘的。
    半个月未见,丫头似乎消瘦了许多,开门见到她的一刹那,丫头正用毛巾擦拭刚洗过的头发,大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我,苕哥心里又是一阵慌乱。
    绝不能冷场,绝不能冷场,不然大家都比较尴尬。我故作轻松地和丫头的父母问好,并客套了几分钟,依旧表现得礼貌随和很亲近的样子。
    丫头把我拉到一边,眯着眼问道:“你小子来干什么,是找我?”
    这显然是明知故问,我不找你,难道找你父母谈国际形势啊?这不废话吗。
     “是不是又想干什么坏事?”丫头在我胸口轻擂一拳,似嗔非笑地看着我,似乎一下联想到那天摩托车上的事,双颊立即浮起一朵红云。
    苕哥最受不得美女这样的表情,真是要人命了,这丫头,勾人魂魄啊,长此以往怎么得了?幸好苕哥血压正常,否则早躺地上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回头瞄了瞄丫头的父母,低声道:“呵呵,就是想你了,来找你玩。”我的天,我都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话,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要脸了?
    不过追女孩子嘛,必须得脸皮厚,依我当初翻烂了几十本言情小说的经验来看,脸皮厚才吃得够,这是琼瑶阿姨送给少男少女们的千古真理。
    丫头朝我轻呸一下,脸更红了,不过笑容却更灿烂了。女人啊,在这些毫无意义的花言巧语面前,毫无免疫力,幸好遇到的是正直善良又本分的苕哥,要是遇到一个情场渣滓,后果不敢想象。
    “走吧!”丫头还沉浸在我的甜言蜜语中时,我正式发出了邀请,她再也没有拒绝的勇气。
    刚走出门,丫头忽然说:“等一下,我忘了拿手机。”
    丫头也买了手机,那以后联系更方便了,我死皮赖脸地要到了她的号码,没话找话地下楼,丫头只顾走路,没有搭话。
    小六子一看到丫头和我走出小区大门,立即本性暴露,老远就扬起手:“嗨美女!”
    “保温桶”唬着脸,适时地干咳一声,小六子立马没了声息。
    “这是包姐(保温桶姓包),这是六哥。”我向丫头作了介绍,包姐满脸堆笑,活象一个满是皱折的包子,但掩饰不住对丫头的羡慕忌妒。
    新县城的夜色确实漂亮,新建的滨河路被各种装饰灯光渲染得五彩缤纷,犹如来到了童话世界般。靠河边的河堤上,散步的人们在树影间穿行,儿童在相互追逐嬉戏,显得热闹非凡。
    迎着徐徐的晚风,我和小六子的摩托车缓缓行驶在宽阔的滨河路上。丫头的秀发在风中轻轻飞扬,她伸展开双臂,象是要拥抱整个夜色,嘴里还哼着歌曲,看样子她心情特别好。
    人心情好的时候,说话办事都特爽快,所谓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就是这个道理。有些人求人办事经常吃闭门羹,就是没掌握好这一基本原则。
    我扭头对丫头说:“丫头,敢不敢跟我去摩旅?”
    “你说啥?”丫头正陶醉于迷人的晚风中,根本没有听见,也许她还不知道摩旅的涵义,她把脑袋伸到我的肩头大声问道。
    “摩旅,就是骑着摩托车去旅行!”我解释道。(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0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骑摩托车去旅行?为什么不坐汽车去?”丫头觉得好奇怪。
    “那可不一样,骑摩托车多自由啊,想走就走想停就停,那种乐趣是坐汽车体会不到的。”
    “好啊好啊,等五一节我放了假就去,我们去哪里?”丫头一下子兴奋起来,大眼睛里放出满是期冀的光芒。
    “你说吧,哪里都行,只要你敢出发,我便生死相随。”不知不觉中又开始调戏丫头了。
    丫头在我背上轻捶一拳,没有说话。
    我把车停在道边,小六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也赶紧靠过来问道:“咋个了?”
    “哥们,我们一起去摩旅,去不去?”我想的是多邀一个朋友上,万一路上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摩旅,对于象小六子这样爱好摩托车的人来说,当然不会陌生,不出所料,这小子马上就激动了:“要得要得,我带上我老婆,你也带上你老婆,我们……”突然发现丫头正恶狠狠地瞪着他,赶紧闭嘴。
    我日,这小子,嘴上没个把风的。丫头转过头来瞪着我,习惯性地轻咬下唇,那意思是:故意的吧,你们俩狼狈为奸,没一个是好人。
    街灯下虽然看不清她的脸色,但我敢肯定,必然是一片绯红。
    狗R的小六子,老子啥时候得罪你了啊?你他M这句话害得我又会被掐几次。一想到丫头的掐腰神功,我打了个寒战。
    不过还好,又骑着摩托车转悠了大半个小时,丫头并没有对我动武,只是默默地坐在后面,不再哼唱歌曲,也没说话。
    送丫头回家,到了小区门口,丫头走了几步回头对我说:“你过来!”
    我可没那么傻,明显是虎口还朝里凑?于是皮笑肉不笑:“我不!”
    “真的不过来?”
    “不过来。”
    “你可不要后悔!丫头头也不回向楼梯间走去。
    “我来了我来了。”我忙不迭地跑向丫头。尼玛这种时候,就算是她要把我先奸后杀我也必须去了,否则麻烦就大了,和女人赌气,男人胜算很小。
      我飞身上前拉住丫头的衣袖,本想说点软话给她听,没想到丫头扭住我的领口,把我拖进梯道间并死死抵在墙上,盯了我五秒钟后,似笑非笑地问:“谁是你老婆?”
    这个问题是个陷阱,就像你老婆问你她和她母亲掉河里先救谁一样难以回答。
    要是我随便说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丫头必定会说:好啊,你找你老婆去吧,和我没关系。
    如果我说丫头你就是我老婆,她肯定会狠狠地掐过来:你敢占我便宜?我掐死你!
    这种时候,必须耍赖了,我象舌头被剪掉一样说了一段含糊不清的音节:“嗯哦啊哦嗯呃呕嗯”
    “不行,我没听清楚,重说!”丫头不依不饶,掐人的手放在我腰间最柔软的肉上,随时准备发起进攻。
    再装傻可能受到掐肉之苦,我马上变得口齿清晰了。
    “Y,Z,T,B,J,Z,Y,Q”我急中生智,一顿一字地说了这几个英文字母,我都佩服自己的机智。
    “这是什么话?不明白!”丫头一头雾水,却仍然转动眼珠揣测这些字母的含义。
    在她一楞神的当口,我飞快地挣脱她的魔爪,逃了开去,背上已是冷汗直冒,这死丫头,真是只母老虎。
    回到家打开手机,丫头早已发了短信给我:“坏人,你说的那几个字母什么意思?”
    奶奶的,怎么名称又变成坏人了?我一直认为自己正直善良高尚纯洁,没想到在丫头眼里居然是这种印象。
    “笨蛋,YZTBJZYQ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嘛!”我回复。
    隔了两三分钟她才回信息:“你给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东风吹,战鼓擂,如今这世界谁怕谁。”在电波上吵嘴,我怕个屁呀,于是我嚣张地回复。
    “走着瞧,试试看,到时别学猪叫唤。”丫头的短信回复也挺有意思,威胁的意味很浓。
    第二天,小六子早早就打来电话,邀我一起去买户外用品,县城里只有唯一一家,质量一般不说,还恁贵,和老板砍了半天价也没少一分,帐蓬睡袋等等买了下来,那钱花得苕哥挺心痛,没办法,为了丫头,就算让老子卖肝卖肾也愿意。
    五一节很快就到了,头天晚上就给丫头打了电话,叫她准备好东西,东西越少越好,丫头直说我知道我知道。
    第二天去接丫头时,我才发现我们有时候会严重地低估女人的行动能力,只见丫头扛着一个大包,手里提着一个小包,最尼玛夸张的是,她居然还抱着个毛绒绒的大狗熊。我擦,这哪里象是去摩旅,这是开着大货车搬家啊。
    在我苦口婆心痛心疾首的劝导下,丫头同意放弃绒毛玩具和部分衣物,但小包里与摩旅毫不沾边的瓶瓶罐罐绝不能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也要考虑实际情况吧,你以为这是去参加选美比赛?
    磨磨蹭蹭一个多小时后,行李等物品才收拾妥当,两辆摩托车终于正式出发了,目标--川西。
    从后面看小六子的车,完全看不到是谁在开,只能看到“保温桶”宽大的背影,再加上大包小包的行李,那车显得特别滑稽。
    也许女人只有坐上摩托车才能闭嘴,发动机的轰鸣掩盖了她们的唠叨,居然在一个多小时里没有吭一声。
    行至成都地界,“保温桶”示意停车休息,她那体型坐摩托车,也实在为难她了,不仅人受不了,车也受不了。
    两辆摩托车停于路边,我和小六子一边抽烟一边讨论后面的行程。“保温桶”则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唉哟不断,一会腰痛,一会儿腿痛,丫头挺懂事,关心地帮她捶背捶腿。
    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催大家动身,“保温桶”却坐着不动,直嚷:“再休息会儿,再休息会儿。”
    我擦,才走一百来公里就这样恼火,后面的行程咋办?我对我们的这次旅程有些不详的预感。
    好吧,那就再休息会儿,我和小六子仔细地检查了车辆,紧了紧捆绑行李的绳索。
    无意间,我摸到衣兜里有三片口香糖,给小六子一片,丫头一片,看看“保温桶”要死不活的样子,估计不会要,于是我自己吃了一片。
    没想到“保温桶”突然来了精神:“我要吃。”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18-4-24 09:18 , Processed in 0.27175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