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神话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关于规范论坛广告的管理规定房产信息发布分类信息发布
查看: 41722|回复: 42

[洪城故事] 爱情!与摩托有关(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片2.png                            

       
                                                                       第一章
                              
       我常常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悲催的,因为我经常被人鄙视,尤其是在骑摩托车的时候,不时有开四轮的司机向我投来复杂的目光,有可怜,有同情,有漠视,当然,最多的还是鄙视。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腾出左手来,骄傲地向对方竖起中指,心里暗骂一声煞笔,然后绝尘而去。
      没办法,我是男人,也是屌丝,我就喜欢摩托车,虽然我的摩托车不是宝马哈雷,但它能满足我驰骋装逼的需求,能带我去任何想去的地方。空闲时,我骑着它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享受孤独,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点上一支香烟,静看蓝天白云,一切烦恼忧愁都烟消云散。这种感觉,爱摩者会懂。
      几年前就有人劝阻我别玩摩托车,说它是肉包铁,危险系数太高云云,并用那些炸街装逼而壮烈牺牲的事例来吓唬我。我也曾经极力反驳这种观点,直到那劝我的哥们开着四轮去见了上帝,他也许才明白我说过的话,危险的不是摩托车,而是骑车的人。开啥玩笑,菜刀算很危险了吧,你老妈天天用它切菜砍肉,你觉得它危险吗?
      很多人问过我同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摩托车?我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但最标准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童年的经历……
      记忆中的童年并非课本上讲的无忧无虑,老子整个童年都郁闷着,因为我什么也争不过别人,特别是我邻居家的小丫头,经常跟我炫耀她们家的摩托车,而这恰好是我家没有的。
      在我们那穷得叮当响的小山村里,有自行车的人家也没几家,更别说摩托车了,可小丫头家偏偏有一辆,她的父亲是活禽贩子,我几乎天天都看到他用摩托车驮着成捆的鸡鸭赶去集市,偶尔也能看到那小丫头坐在后座,骄傲得象高贵的公主,紧紧抱住她父亲的腰,从我面前疾驰而过。
      虽然那是辆二冲摩托,虽然那车上沾满了鸡鸭毛和各种脏东西,虽然它会发出令人讨厌的巨大噪音,但它在我这个穷孩子的心里,早已深深扎根,它是我童年时代最大最遥远的梦想。我曾暗暗发誓:长大了一定努力挣钱,买三辆摩托车,我爸一辆,我妈一辆,我自己一辆,没事咱就在院里轰轰油门,在机耕道上组队跑几圈,让那小丫头也羡慕咱家!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除了做做美梦外就是好好读书,按我爸的话说,读书是咱家唯一的出路,没文化就只能一辈子修理地球……
        我没让我爸失望,我的成绩在我们班里也算得上很好了,每次考试都在前三名徘徊,许多成绩差的同学经常会向我请教,包括那个骄傲的丫头。我经常能听到丫头被他爸妈教训:你看看你的成绩那么差,怎么不学学人家隔壁那个?(指的是我)
    那时候的老师可不象现在的老师那么温柔,没完成作业或是成绩太差,是要打人的,可不管你是父母是干啥的。哪里象如今的父母,生怕孩子受一丁点儿委曲,孩子脸上出现一道红印也会去找老师麻烦。这样的孩子,长大基本没啥息。我亲眼见到我爸跟老师说过:我这娃不听话你就收拾他,整出问题我自己负责!旁人一听还以为这孩子是捡来的呢。
    不过还好,因为我成绩一直不错,老师对我态度很温和,虽然偶尔调皮捣蛋却从未挨过揍。那丫头可不一样了,向乎每天都会被老师骂得哭,有时候还会被教鞭抽几个手板心。
    有一天,数学老师搞测验,黑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学题。这些题对我来说,那是易如反掌,一节课的时间不到我就完成了。但班里的十来个成绩差的就惨了,一个个抓耳挠腮苦思冥想,就是做不出来。老师说了,今天这个题要是谁做不出来就不准回家。
    有同学想作弊,刚埋头准备翻书,就听老师站讲台上用教鞭使劲一敲桌子,如雷神般威严大喝道:“搞啥?”全体同学吓得身子一震,谁还敢造次?
    我站在窗外,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向里张望,特别看向那丫头,我尤其喜欢看到她被老师教训的样子,低着头,再也没有平常的骄傲,最好是被教鞭狠狠抽几下,一定要发出几声惨叫。   
    然而当我望见那丫头的时候,却看到了她求助的眼神,那意思仿佛在说:帮帮我吧,天都要黑了,我一个人不敢回家。
    我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丫头,但男人怎么能够拒绝女人的请求,虽然她还算不上真正的女人。所以,男子汉天生的豪气倾刻间充斥全身,于是我作出了帮她的决定。
    我凭记忆在一张小纸条上写出了大部分测试题的答案,把它揉成一个小纸团,然后走进教室向老师说:“老师,我东西忘拿了。”
    老师毫不怀疑,示意我可以进教室。
    我装模作样地在座位上翻腾了一会儿,趁老师不备,把那个小纸团丢在了丫头的课桌上,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我趴在窗外,看到小丫头神情很紧张的样子,看来是很少作弊,怪不得成绩这么差。偶尔她也会偷偷看看老师,再偷偷看看我,眼神里满是感激……
    她交卷时,天色也暗了下来,教室里还有十来个同学如坐针毡,当然,这些同学的命运是什么不是本文重点,恕不交待。
    小丫头一脸兴奋跑出教室,差一点就要扑到我怀里,开玩笑,这是多么大的恩情?要不是哥仗义出手,你这丫头可得在教室里过夜了。
    乡间的小路窄窄的,青蛙蟋蟀的歌唱此起彼伏。夜色迷蒙中,我破天荒地牵着丫头的小手一起回家。此时此刻,她没有了往日那种高高在上如公主般的骄傲,反而象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路上也不说话。(明日续更)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慕遮 发表于 2017-12-4 14:42
打卡马克!!!~~~

许久未见大脚妹
犹忆当年油诗会
不知过得好不好
是否嫁人已婚配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1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人三支口香糖,惹毛一个女流氓。
裤裆有洞不曾补,雀雀无辜落魔掌。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2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好,我是西部射洪网的工作人员,恭喜您,您的美文征集入选了,获得了12月份临江门火锅赞助的代金券一张,诚邀您参加本次的美食战队活动!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以便工作人员与您联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3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席一 发表于 2017-12-22 16:05
您好,我是西部射洪网的工作人员,恭喜您,您的美文征集入选了,获得了12月份临江门火锅赞助的代金券一张, ...

奖就算了,我在外地,想吃也回来不了哈,给其它人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1.png


                                                              第三章
    童年的时光有时很快,有时又觉得很慢,不知不觉中,我们又长了一岁,对性别也开始有了一定的认识。因为有一天我象往常一样,掏出小弟弟就开始撒尿,丫头赶紧把脸别向一边大声喊:“讨厌,羞不羞。”
    我感到相当郁闷,羞啥呀?前几天咱们不是还在讨论为什么我有你没有吗?正要和丫头争吵几句,就见她飞快地跑回家了。
    不好玩,一点也不好玩。为什么要区分男女呢?上个厕所也要分开,随便撒个尿会被人羞羞,咋那么多规矩呢?
    不得不承认,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在我什么也不懂的时候,丫头基本上什么都懂了。我能够强烈地感受到丫头和我和距离越来越远,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明显。她再也不愿和我手拉手上学,再也不会跟我赤脚踩在泥水里胡闹。就算走在一路,也必须拉开一段距离。有时在我面前还神神秘秘地,我常常猜想:你们女孩子怎么那么麻烦?
    之后的事基本算是无趣的了,直到小学毕业,丫头再也没能和我保持先前那种纯真的友谊,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绝交。战略同盟彻底瓦解。
我是到镇上去读的初中,丫头也到另一个镇去上学了,除了每年寒暑假能偶尔见个面,我与丫头再无任何交集。
    原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可没曾想到,若干年后,丫头又出现在我生活中……
    工作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买辆摩托车,存了好几个月的钱啊,抠了多少生活费下来啊,再东挪西凑,在摩托车并不多见的年代,哥就拥有了一辆实实在在的摩托车,排量125,在今天不值一提,在那时可称得上大排哦,那酸爽,那回头率,不亚于今天开着一辆超跑回农村老家。
    装逼是次要的,我的目的是完成儿时的心愿,至于给父母也买摩托车那就属异想天开了,父母年纪也大了,看着我骑摩托车飚来飚去担心不已,哪里还敢用那把老骨头来玩命?再说了,刚搬了新家,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摩托车可不是普通商品说买就买那么简单。
    中国当年的小城镇建设,使很多农村人口进入了集镇,我们村也搬了不少,都在镇上修了新房子,过上了貌似城里人的生活。丫头家的经济条件好一些,直接到县城里买了房,已经有好些年没看到过她了。
    我那暴躁的爷爷已经去世,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骑上摩托车去他老人家坟前祭奠,今年也一样,买好了香烛纸钱,沿着熟悉的道路骑行而来。
    爷爷的坟在我家的自留坡上,距离乡道得有四五十米远。我把车停在路边锁好,提着祭品就朝坡上爬去。
    烧纸,点蜡,上香,放鞭炮,一切完成,我跪在爷爷的坟前,恭恭敬敬地叩了几个头,嘴里小声地嘟囔:爷爷啊,您老人家一定得保佑我工作顺利步步高升,事业有成挣着大钱,最重要的是,马上就遇见一个大美女,温柔贤惠又能干,孙儿我娶回来给您当孙媳妇儿,我向您保证,一年之后就给您添个白白胖胖的重孙,把咱家的香火延续下去……
    刚站起身,我觉得还有一些话要和爷爷交待,又重新跪下继续嘟囔:爷爷,您一定得找月老说说情,一定要安排一个漂亮姑娘来找我啊。要是月老不同意,您就揍他,您连禽兽不如的小日本都揍过,那个颤颤巍巍的月老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不知爷爷是否听见了我说的话,但凭我对他老人家的了解,估计他会在坟里暴跳如雷,一定是使劲一掌拍在棺材板上怒喝:“这孙子,胡说八道,你……你气死我了!”
    结束了祭奠,我准备回老宅看看,好几年没回老宅了。我经常能梦到自己穿着开裆裤在老宅里跑来跑去,爷爷叼着长长的旱烟袋在后面边追边喊:孙儿慢点跑,莫摔着了。
    老宅场景依旧,只是多年无人居住,已显破败,院里杂草丛生,房檐下结满蜘蛛网,只有几只麻雀在房前跳来跳去。目睹这般景象,感叹物是人非,不觉心生怅然。
    旁边就是丫头家的老房子,也是冷冷清清毫无生气,我仿佛又看到丫头坐在门槛上,满面笑奤地喊我:苕娃,走咱们藏猫猫(捉迷藏)去。
     “苕娃,是你吗?”
    一声呼唤传进我的耳鼓,已经多年没人叫我的小名了。谁?
    我回头,一个漂亮又时尚的姑娘正立于身后,长发披肩,丰满又苗条。仿佛似曾相识,依稀能分辨出儿时的模样,这不是丫头是谁?
    “你是丫头?”我仍然不能确定。
    那姑娘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我靠,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你这可恶的丫头,居然敢长成这个样子,居然发育得如此良好,这不是要逼我犯错么?你还讲不讲理?
    此时此刻,我真想马上跪下,再给我那在天上看着我的爷爷嗑上一百个响头,爷爷,您太牛B了,您太灵念了,难道这么快就揍了牵红线那老头?
    从代表发育的第一次梦遗开始,哥就从来没有如此不淡定过,说话也有点不利索了:“你……你也回来了啊?”
    “嗯,我回来上坟,顺便看看老屋。”
    我故作镇静,夸张地张开双臂,要给丫头来一个深情的拥抱:“丫头,我儿时同一战壕的战友,来吧,让苕哥抱一下。”
    丫头噗嗤一笑:“少来。”便弯腰躲开了。
       我想刺探一下丫头有没有男朋友。各位光棍摩友,这得要讲技巧,不能上去就问你有男朋友吗,那是自找没趣,小心耳刮子扇过来。
    我环视四周,确定没有其它人,问道:“咋不把男朋友带来啊?”
    丫头羞涩地一笑:“呵呵,人家还没得男朋友嘛!”
    我擦,正中下怀,我终于放心了,这至少证明哥如果不小心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不会伤害另一个男人。
    和丫头站院里闲扯了很久,无非是聊小时候有趣的事,也聊工作聊家人,没多久就又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时不时又开起玩笑来。
    我虽然嘴上在和她说笑,心里却在飞快地盘算:找个什么机会呢?妈的,这事好考验哥的智商,人太熟,不好下手啊!(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快快续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1.png


                                                                     第二章

      诸位不要瞎猜疑,两个小屁孩能干出啥名堂?清楚地记得那个年龄段的我,根本没有性别的概念,她也应该差不多吧。只知道谁跟谁关系好,谁给谁吃过一颗糖。可不象现在的孩子,幼儿园里就开始谈朋友了,并且能准确地辨别男女。
      默默地走着,我前她后,书包在屁股上有节奏地哒哒响。我脑子里想的是:嘿嘿,这次多亏了我吧,看你以后还看不看得起我。
      突然,前方一个人影一闪,瞬间又没有了,我的汗毛一下立了起来,因为前面是一眼枯井,井口直径大约七八米,我奶奶跟我说过,这个井早年井水丰沛,曾经有人失足跌入井中被淹死,所以偶尔有鬼魂出现。那时的我还未接受无神论教化,对此深信不疑。所以当即三魂掉了两魂,大叫一声“有鬼”便拉着小丫头向后逃跑。
      丫头才跑了几步就反应过来,她胆子比我还小,居然哇地一声哭起来,边跑边哭,好像真有鬼来收命了。慌乱中我脚下被石头一绊,人就跌进了路边的草丛里,所幸草丛柔软并未受伤。丫头见我突然消失,吓得更是大声尖叫,我一把将她拉进草丛,紧紧捂住她的嘴,希望那鬼不要发现我们,而是从旁边走过。
      我和丫头紧挨着躲藏在草丛中,我能明显感觉到她浑身发抖……
     “丫头,丫头,是你吗?出来。”
      我日,这鬼居然还会讲人话,奶奶说过,有人叫你时不能胡乱答应,一定要看清人,万一是鬼在喊你的话,你若答应,魂魄就被鬼喊走了。
      我捂住丫头的手又多使了一点力气,可丫头却总想摆脱我的手,越是这样我越不能松手,直到丫头喉咙里呜呜呜乱叫,又用小拳头狠狠捶打我时才把手拿开。
      我刚把食指竖嘴边想做一个“嘘”的手势,丫头就大喊:“爸,我们在这里!”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原来是虚惊一场。
      丫头父亲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伸出大手拉起我俩,呵呵一笑道:“吓着了没?”
      丫头又想哭,被她父亲抱了起来安慰道:“好了好了,莫哭莫哭,走,回家了。”
      很羡慕丫头,她父亲那么爱她,还半路来接她放学,我除了上幼儿园时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已经很久没家人来接我了。
      农村孩子没那么娇惯,父母要忙田地里的活,不可能象现在的娃上学放学都有车接送。再说了,那时候人质朴得多,也极少听见拐卖儿童的事。
      次日一早,我正吃饭,就听得丫头在院子里喊我:“苕娃苕娃。”
      家乡盛产红苕,北方称红薯,我从小喜欢吃红苕,于是父母给我取小名为苕娃。
      丫头小公主有请,岂有不应之理?我艰难地噎下嘴里的红苕,手里拿着剩下的半截跑了出去。
      丫头静静地站在院子里,花书包斜背在肩上,一身蓝色碎花衣服干干净净,红色小皮鞋衬托得她愈发娇俏可爱,看到我出现,粉嘟嘟的小脸就露出灿烂的笑容!丫头小时候的模样就此在我脑海中定格,直到现在,我都常常想起她这个形象。

       前文说过,丫头父亲是最早参与市场经济的那伙人,在咱们那个小山村里,算得上是家境殷实,丫头吃的玩的穿的,都是村里孩子们努力追赶的方向。
      友谊的故事从此展开,我和丫头一起上学放学,一起玩耍打闹,成天“出双入对”。
      那年暑假,我和丫头正在村边玩泥巴人,邻村的两个男孩子也参与进来,有新的玩伴我们当然欢迎,可不知为什么就相互攀比起来。
      邻村孩子说:我们村有座庙,庙里有两个菩萨。
      我知道他说的是土地庙,两个菩萨是指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
      咱们农村啥都不多,就各种庙多,农民伯伯用几块砖或几块大石头一垒,再放入几尊泥人,就称之为庙了。这样的庙咱们村少说也有五六个,怎么可能比输呢?
      那孩子又说:我家有辆自行车。
      当年头有辆自行车确实比较牛B,可惜的是,丫头家居然有辆摩托车。
      那小子眼看争论不赢,急得面红耳赤,怎么办?说不赢就动手呗!
      我把丫头护在身后,故作镇静地警告对方:“你打不过我的!”
      不过我确实低估了对方的实力,那小子可能红苕比我吃得多,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摔倒在地,然后被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小时候打架一般都是抱住对方朝地下摔,然后压住对方问几遍:“你服不服?服不服?”若是说服了,就会被放开,若不服,就继续压住。
      我经常和别的孩子打架,且从未服过输,并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我爷爷厉害,爷爷当年是国军士兵,是正儿八经的老革命,曾经和小日本拼过刺刀,他老人家性格有点暴躁,不管你是乡干部村干部,统统得给他点面子,否则能动手决不动嘴。
      只要我在外受了欺负,那基本就是捅了咱家马蜂窝了,我爷爷必定扛着我来到这家人门前,不讲清楚子曰诗云是不会罢休的。有了我爷爷这座大靠山,因此我总是有恃无恐。
      对方的另一个男孩子胆子小,和丫头摔了几下没分出输赢,就自个跑了。强悍的丫头,这么多年了,我不得不再给你点个赞。
      我这边完全是处于下风,被那小子压得喘不过气来,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于是我想到了绝招,想大声哭喊叫爷爷来救驾,正要张嘴嚷嚷,就见丫头飞快地冲过来,扯住他的领口朝后拉。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我终于翻身做主人,我一点也没客气,压住那小子连问了几十次:“服不服服不服……”
      见大势已去,那小子挣扎了几下只好认输。
      经此一战我才惊奇地发现,我除了有个暴躁的爷爷,还有个强悍的丫头做帮手,既然如此,以后就不麻烦爷爷他老人家了。
      当然,这类小孩子打架的事太多太多了,隔几天总会来那么一两场,许多记忆已经模糊,只有这次才长久才驻留我的脑海。(明日续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2 22: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走寻常路。别人操社会收小弟,苕娃居然收小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贴子怎么秩序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苕哥好久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4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允许回帖邮件提醒楼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18-9-23 07:26 , Processed in 0.267094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