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神话论坛 返回首页

晴空流云的个人空间 http://www.xbsh.cn/bbs/?446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 居 纪 实

已有 855 次阅读2012-7-14 10:30

 

 

       东边是山,西边是山。听当地的猎人讲,萦绕山顶的云雾后,还有山。山高谷狭,一条孱弱的沙石公路和一条桀骜不驯的小河,紧靠两边的山脚。

       不知在哪个世纪,西边的山体经不住挺立,稍一收腹便腾出一个空间来,让泥石流和东边的呷尔河冲积出一块沙地。很久很久以后,山里的人在这块沙地上垒了几间平房,砌上两段围墙办起一所学校,就取名沙坪中学,以满足狭沟深壑中的农家子弟就读。

       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孤零零的一所学校。顺河而下五公里,是距离学校最近的乡政府乌拉溪,座落在山体滑坡形成的遗址上,合计人数不足百人;逆河而上二十余公里处,是乃渠乡政府所在地。在省级行政区划图上,这两个地方是没有标注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被分配到这儿任教。

 

                       

                                                                        这就是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横断山峡谷中的沙坪中学

      

       虽然每月领取工资,多数教职工却过着小农经济式的生活。年长的教师或家属无一例外地开荒种地、养猪喂鸡……,日子过得满滋润,而与我一般年轻的教师则进食堂与学生们同甘共苦了。

       物质生活是清苦的,精神生活也是单调的。然而,平淡的日子犹如清澈的山泉,纯净甘冽,滋润了燥动的情绪。

       闲暇时,约上几位同事,顺着呷尔河或上或下漫无目标地随意溜达,你会偶尔遇到上山背柴禾或打猎的山民,他或她都会停下来和善地招呼你问询你。尽管黝黑的肌肤让山谷的风沙长期擦试而显粗糙,服饰也少有光鲜,但炯炯有神的目光和劲健的性格却让我们惊诧。很多时候,他们一眼便可看出我们是教师,来自山外的内地。于是问你老家在哪里,家里还有哪些亲人,到山里来是否习惯,山外的城市有多大,……等等。回答这些既单纯又繁细的话题,往往成了我们抒泄郁闷与寂寞的渠道,随意的问答与交谈间,这清静的河谷也因此漫溢出温馨和人气。无论年龄长我们多少或者有无子女在学校就读,一份感激一份敬意却实实在在地体现在响亮的声音和善良的眼神里。临走时,还反复邀请我们啥时候去家里坐坐。通常情况下,我们走远了还会从身后传来“别忘了,星期天到我家里来呵”。这声音在幽谷里显得爽朗而悠长。

       在校园内或者课堂上,也有个别调皮的学生,但都在老师们的宽容范围之内。只要你细心引导,耐心呵护,这种原生的调皮会转化为学习的动力。比较普遍的是生活清贫、品行诚实,不多于嘻闹而精神乐观的少年。面对他们略带稚气兼有羞怯又充满渴望的提问时,很多时候你是抑制不住怜爱之情的。这种敬和爱的师生关系,在这偏僻的山间校园内辨证和谐地共生着。学风浓,校风正,升学率连年位居全州首位,曾被一位省级老领导誉为“高原教育战线上的明珠”。

       所以,沙坪中学的声誉犹如狭谷中的山风,自然地流动着扩散着,吸引了县城及县外的学生前来上学。作为教员,我珍惜学校的荣誉,但并不为之陶醉,而山谷的清风、阳光、书声构成静而不寂的意境却深深地陶醉着我。

       清晨,推开窗门,放眼望去,一抹黝兰清透的薄雾横牵东西两边的山壁,把最先受到阳光洗礼的远处山顶,烘托得犹如密匝匝的人群中身材高挑的红衣美女。涌入的新鲜空气和朗朗晨读之声,驱除惺忪睡意,此刻,你不得不动情地伸伸懒腰,做一次贪婪的深呼吸,旋即遗忘夜间的梦境而品味这山谷的自然意韵。

       正午时刻,阳光直射谷底。所有乔木、植物和庄稼,仿佛是解除了桎梏,一个劲地允吸着、储存着时间不长的光照,疏枝展叶,释放生机。而凉爽爽湿漉漉的阳光也慷慨地摩挲着叶片,擦试出繁密的高光点。强烈的光影对比,不仅给峡谷山野增添几分响亮,也增添几分细腻凝重的肌理。秋冬时节,干燥少雨,多为晴天。阳光暖洋洋地烘烤着、干燥着地表,日复一日地将山体肤色逐次涂抹成统一的黄、橙、褚、褐调子。不知是阳光的魅力还是造化的神奇,光谱色环随时序的推移,一年四季在这高原峡谷默契又明显地循环轮回,呈现出自然的无穷妙秘。

       傍晚时,顺着校门前的公路散步,山涧的色彩、水声和清新的空气,足以洗濯身心疲惫,那份轻松和惬意,是都市生活中绝对没有的。兴致高时,不知不觉会走很远,月色渐浓之际才有回返之意。尽管有老熊下山的传闻,而此刻的胆怯却被朗朗明月驱除得干干净净。常说“月是故乡的明”,其实这多指思乡的心情,而真正最明亮的是这山里的月,没有浮尘的遮蒙,亮得出奇,亮得让你兴奋,兴奋得使你夜之无眠。

       无眠的夜晚,也曾有孤单和寂寞随风掠过,正是这种孤灯独座的境况,促使我取向广泛阅读并独立思考,籍此驱除偶有的无聊之感。没有干扰纷争,没有功利压力,惟有先哲与学人的昭示,浸润和滋养尚不成熟的心智,让我把浅淡的时光酿造成有诗意的日子。

       山居八年,日子过得平淡充实,心境宁静怡然。每逢假期,虽然必回内地探亲,但面对霓虹闪烁、人声鼎沸的城市生活,在感受现代物质文明时,却愈发惦记山里不沾一丝纤尘的阳光、干净的空气、透的山泉和那些纯朴的学生与山民。往往假期未满,便匆匆收拾行装逃离繁华,返回位于横断山系河谷地的校园。那间没有产权证的单身寝室,仿佛才是我感觉并认同了的家园。

       一次偶然和不经意的决定,我调回内地。

       久居城市,虽然习惯了喧闹和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但也深深地体验着不可名状的失落。城里没有山,不会发生泥石流、塌方和动物伤人的事件,但并不等于没有陷井、没有危险。朋友相聚,热闹非凡,被渲染的人际关系却酿制不出心灵的坦诚。迈出家门,你就像跨进一张三维的网罩,所有活动皆循着有形的、无形的或预设的路线,似乎真正行走在诗人北岛早年写就的《生活》空间……

       如今,我尚未迈入怀旧的年龄,却常常关注山里的信息,反刍在那儿生活的每一个日子,以致于每凝视一块绿地或细心感受一片阳光时,储存在记忆里的苍翠与明媚均会给思绪插上翅膀,回到山谷,回到渐行渐远的岁月。

       也许,正是那里平衡的自然生态和融洽的人文环境,构成个人的精神原乡,才滋生和延续着我的怀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部射洪网

GMT+8, 2022-7-2 11:02 , Processed in 0.04961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